漫画薄小说 > 都市小说 > 全职艺术家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阴阳怪气
    三个月三首好歌。

    现在新人都这么高产吗?

    有人甚至开始怀疑这个羡鱼是哪位曲爹开着马甲拿同行寻开心呢。

    毕竟业内从未禁止过作曲人披马甲上阵这种事情。

    而且以曲爹们各自怪异的性格来说,这种事情也不是没发生过。

    第二天星芒便有内部回应:

    羡鱼并非曲爹马甲,他的的确确是一个新人。

    公司内,不少见过羡鱼的人都证实了这一说法,还补充了一些信息:羡鱼为男性,年纪不算很大,今年刚到作曲部入职不久……

    “那就是积累的多。”

    “说的对,未必是有多高产,只是羡鱼在正式入行之前手上积累了一些好歌,现在时间密集的放出来才给大家留下了一个高产的印象。”

    “不过这也很说明实力了。”

    如果不是曲爹恶作剧,那就只剩下这么一个解释了。

    有记者试图采访羡鱼,想要见识一下这个新人的庐山真面目,不过遭到了星芒的拒绝,拒绝的理由是:

    “羡鱼不喜欢被打扰。”

    这不是星芒的意思,而是林渊的意思,为此老周还特意征求过林渊的意见。

    对于这一点大家倒也不奇怪。

    因为行业内有许多如羡鱼一般性格的作曲人。

    他们从来不接采访,几乎拒绝任何形式的曝光,除了在自己的作品之后署名——

    别说林渊了。

    就连业内一些曲爹级人物,也是神秘到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就像作曲界的某句名言说的:“我和听众距离越远,我作品留白的想象空间就越大。”

    这句话具体是谁说的已经无从考证。

    但这句话确实说出了很多作曲人的心声。

    人和人的性格不同。

    有人想全世界都认识自己。

    但主动选择幕后的人,大多都对抛头露面不感兴趣。

    江湖寻不到爷的踪迹,但四处流传着爷的传说,这何尝不是一种风骚?

    ……

    接下来几天,《易燃易爆炸》气势如虹,数据不断飙升,与前两名的差距也在不断的缩小着。

    而当时间到了第七日。

    沙海文化,一线歌手郑亮正在休息室催促助理:“快给宣传部打电话,我要更多的资源广告,第一跟我们的差距不是很大!”

    “好!”

    助理也很激动,觉得胜利的曙光已经出现,但正要出门却忽然被郑亮的经纪人拦住:“不用了。”

    郑亮皱眉:“什么不用了?”

    经纪人道:“排名已经有变化了。”

    郑亮大喜:“已经第一了吗?太好了,不过还不够稳妥,得加大宣传,战况很焦灼啊。”

    “不是。”

    经纪人叹了口气:“你第三了。”

    郑亮怀疑自己听错了:“我不是第二吗?”

    经纪人摇头:“失算了。”

    郑亮沉默了几秒钟,旋即跟着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一般:

    “还是被追上了啊。”

    经纪人看向他:“你不是早有预料?”

    郑亮点头:“但我没想到才第一周就被追上了,本来还想趁着《易燃易爆炸》没登顶之前坐一下第一的位置呢。”

    是的。

    郑亮很清楚,《易燃易爆炸》这个月必定会成为冠军曲目,他只是想短暂的上一次第一而已。

    “太卑微了。”

    他有些无奈的想着。

    经纪人安慰道:“反正明天第一也要换人了,拿不到第一,第二和第三又有什么区别。”

    “是啊。”

    郑亮笑了笑:“现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人比我更懂陈志宇的心情。”

    ……

    事实上,不用第二天。

    因为当晚八点钟第一就换人了。

    所有打开新歌榜的人,都会看到新歌榜第一变成了《易燃易爆炸》。

    作词/作曲:羡鱼

    下载量:33.51万

    不得不说这个下载量可要比新锐榜前十的第一周数据高太多了。

    不过这就是成名歌手们的号召力。

    哪怕是赵盈铬的名气也不是纯新人可比的,人家毕竟是《盛放》的冠军。

    况且羡鱼也不再是当时的纯新人了,他名下本就有两首代表作。

    但行业该有的惊诧还是一点都没少。

    尽管《易燃易爆炸》的首日表现已经预示了这个结局——

    “翻盘。”

    “逆袭。”

    “黑马。”

    “两级反转。”

    大差不差的词汇出现在无数人的脑海。

    事先谁也没想到,银光和沙海志在必得的封锁,反倒是让两位一线歌手成了赵盈铬的踏脚石!

    这一天。

    秦州媒体的新闻标题,已经不约而同的变成:“赵盈铬出道后的第一支单曲,力压两位一线歌手!”

    本来是一线歌手的较量。

    郑亮和陈志宇现在倒成了绿叶。

    银光和沙海的通力合作,也不像是在狙击星芒赵盈铬,更像是主动送了两个高质量的助攻。

    赵珏笑的合不拢腿。

    当初得知银光和沙海要联手狙击星芒,她几乎以为赵盈铬没希望了。

    谁知道《易燃易爆炸》竟然强行盖过了歌手名气,直接让赵盈铬顺利登顶。

    业内一些人的评价没有错。

    这是一场教科书级的曲爹带飞局。

    赵珏是个有仇必报的人,歌曲刚刚登顶她便立刻给银光的竞争对手席美打了个电话,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必须要感谢银光的进攻。”

    “呵呵。”

    三大是多年的老对手了,席美怎么可能听不出赵珏的阴阳怪气。

    反正大家又不是第一次撕破脸互怼了。

    席美当场便反击,一样的阴阳怪气:“羡鱼把赵盈铬抬到了一个根本不属于她的高度。”

    “不劳您费心。”

    这个行业里,百分之八十能成功的歌手都是靠曲爹抬。

    赵珏乐呵呵的挂断。

    紧接着她又给沙海的老对手去了个电话。

    沙海那位首席的语气更酸,直接放言诅咒:“站得越高往往摔得越惨。”

    “那也得高得上去啊。”

    赵珏哈哈大笑道,这种程度的反击根本扰乱不了她的心境,反倒是之前的闷气都抒发了出来。

    而此时。

    看着自己的歌曲登顶,赵盈铬的心情也如过山车一般。

    她之前和赵珏一样,认为一月有两个一线下场,自己夺冠已经没有希望了。

    但在她最绝望的时候,羡鱼上演了一场曲爹式的奇迹,《易燃易爆炸》用一周时间,成为一月份的冠军曲目!

    中二点的说法就是:

    在绝对的好歌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徒劳的,一首好歌,可破万法!

    就如歌名那样。

    又燃,又……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