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玄幻小说 > 围棋传奇 > 章节目录 第六一六章 未名湖畔的吉祥物
    围甲第17轮,李襄屏以半目之差负于周鹤洋九段,遭遇本赛季第2场败局。

    他的这盘败局,很快在国内各大围棋论坛引起热议,大家的议题很搞笑,有很多棋迷觉得,好像有必要修改一下“新超一流”的标准。

    想想也是,一帮李襄屏的铁杆粉丝去年刚弄出一个标准,说什么只要能赢李襄屏一盘,就可以称得上是当今棋坛新超一流。

    去年有4位棋手赢过李襄屏,他们分别是韩国大小李加古大力加常浩,在去年时,大多数棋迷对这4位并没有多大争议。

    然而到了今年,拿下李襄屏的分别是陈耀月和周鹤洋,这就突兀出问题来,说这两位现在也是超一流?讲真,绝大多数中国棋迷都不好意思这样说。

    正是因为都不好意思,于是李襄屏的脑残粉们就很不爽了,他们竟然有种被李襄屏打脸的感觉。

    当然喽,脑残粉嘛,那就算再被打脸,他们也不会怪自家爱豆的,脑残粉们想来想去,觉得要怪只能怪规则,是自己制定的标准有问题,这才产生两位假超一流。

    于是就这样,网络大讨论就此展开,以李襄屏的脑残粉为主力,一帮闲得没事干的棋迷开始制定新的超一流标准。

    结果还真被他们弄出一个奇葩的双标标准。

    新标准如下如果击败李襄屏的是外国棋手,则原规则不变,也就说外国棋手只要赢李襄屏一局,那就算新超一流。然而中国棋手却不行,中国棋手必须击败李襄屏两次以上(含两局),这才被承认为新超一流。

    实话实说,其实有不少棋迷对这个新标准很不以为然,认为如此赤果果的双标,那怎么可能就这样通过?

    然而没有办法,谁让主持本次标准制定的,是以李襄屏的脑残粉为主呢。脑残粉嘛,那怎么可能跟你讲道理。他们振振有词的说道,谁都知道他们家爱豆比赛时候都有双标,国际比赛无比重视,国内比赛偶尔也会划水,不然也不会在早几年的时候,还带上一顶内战外行的帽子。

    既然下棋都能双标,这样因他而制定的新超一流标准也来个双标,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没有办法,到了现如今,李襄屏的脑残粉可是人多势众,已经成为各大围棋论坛第一大势力,因此就算这个标准足够奇葩,居然也被他们强行通过。

    而作为当事人的李襄屏,由于现在还在军训,倒是没有注意到网络上的这个热闹。

    甚至在他本人看来,自己这次输给周鹤洋九段实属正常,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别看和常浩同龄的周鹤洋年近30,用后世的眼光看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老将。

    然而现在的他,其实正值他个人职业生涯最巅峰。

    在真实历史中的今年,本来是他和大李争夺“春兰杯”冠军的,并且在输掉“春兰杯”之后不久,他再次打入“富士通杯”决赛。

    在周九段前世的职业生涯,他仅有的两次世界大赛决赛经历都是出现在这个期间,因此在接下来一年多时间里,当然算是他个人职业生涯的最巅峰。

    李襄屏一直认为,他是在后面那次“富士通杯”决赛中,输给一韩国中坚朴正祥九段,这才让周九段伤了元气,也让他真正渐行渐远。

    真实历史中的那次“富士通杯”决赛应该是在06年,距离现在还有大半年时间,因此自己在这个时候输给周鹤洋,李襄屏除了和自己外挂简单交流几句之外,倒也没有想太多。

    “定庵兄,现在看来我现如今下法也有缺陷,尤其对付周九段这种风格的棋手,却正好把这种缺陷放大。”

    “呵呵,襄屏小友所言,却也有一定道理。”

    李襄屏听了一笑,在这点上,他算是和老施去的共识了。

    李襄屏最近采取的下法,说穿了就是一种“等”的思路,比赛中前期不追求主动进攻,在防守中等待对手露出破绽。

    以往用这种思路对付古大力,对付李世石,对付这种偏进攻型棋手,由于这种下法无迹可寻,再加上自己名声在外,这样在和这些人比赛的时候,反而会给他们造成一种意外的压力,他们会习惯性琢磨自己每手棋的意图,生怕这是那些平淡手段背后,自己是否藏着什么阴谋。

    他们当然不会知道,这种下法真没什么阴谋,更没有什么后续大招。

    可是他们不会相信。

    他们越不相信,就越容易疑神疑鬼,越疑神疑鬼,就越容易产生急躁心理,进而下出不严谨的招法

    从“富士通杯”决赛赢古大力开始,李襄屏最近这段时间的胜局,其实基本都是这个套路。

    只可惜这个套路,用在周鹤洋九段身上就效果不佳。

    因为周鹤洋九段,是那种“厚重型”棋风,是那种在狗狗时代已经基本绝迹,不,是在后世“小豹辈”当道的年代,就已经比较罕见的那种风格。

    这其实也是一种“等”的风格,是那种能不主动出手绝不主动出手,依靠厚势慢慢发挥,讲究后发制人的那种风格。

    这其实就是李襄屏输棋的关键。

    因为两个人都不主动出手,这就会导致局面长时间僵持。

    而李襄屏的官子水平本来就还没达到最顶尖水平。

    再加上他最近在军训,棋艺肯定稍微有点生疏,再加上对手正处于个人最巅峰,如此多因素凑在一块,这才促成他本赛季第二盘败局。

    “唉~~其实归根到底,还是自己棋艺有所欠缺,依然还处于第一层境界中,至少在官子领域,远未达到第二层境界,定庵兄,你说是也不是?”

    “呵呵,襄屏小友勿要心急,如今距离那狗狗出世还有10年,相比于序盘中盘,官子相对简单,你有大把时间补上此课。”

    李襄屏一笑“我不急呀,谁说我急了,我刚才只是,纯属有感而发而已。”

    的确,仅仅输掉一盘围甲比赛,这当然不会让李襄屏心急,因此和老施总结完败因之后,李襄屏该干嘛还是干嘛,该军训就军训,该请假比赛就请假比赛,除了“绝艺指导”上线次数大大减少,日子和以前倒也没有什么两样。

    时间来到10月中旬,一个月的军训终于结束,李襄屏的苦日子也终于到来。

    大一新生啊,李襄屏现在可是大一新生,而大学一年级嘛,那无论是什么专业,当然都是以基础课和公共课为主。

    看着那什么高等数学,那什么英语,那什么马原,李襄屏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开学半个月后,赵道恺这家伙从花家地跑到五道口,对李襄屏大肆嘲笑

    “哈,我就说这这家伙有受虐倾向吧?好好的棋圣不当,非跑到这个地方来找虐,怎么样李大棋圣,这未名湖畔的风景还好吧?”

    “滚!”

    被死党这样奚落,李襄屏心里真不知道是何滋味,虽然这对难兄难弟学渣,现在现在一个进北大,一个进美院,从明面上看,北大的牌子要比美院大不少,可是这个中滋味,却只有李襄屏自己知道。

    美院虽然牌子小,可人赵道恺好歹专业对口,在那个地方正好发挥自己的强项。

    可是自己呢?北大又没有围棋专业,因此混在一群学霸当中

    实话实说,其实来到这里之后,周围人对他都挺不错,可李襄屏自己有种感觉,他感觉自己好像成为这里的吉祥物,未名湖畔的吉祥物。

    当然没有人愿意当一个吉祥物,所以这种感觉让李襄屏很不爽,也让他头一次对自己的选择感到后悔。

    然而没有办法,世上又没有后悔药,现在就算李襄屏再后悔,他也不可能这个时候选择退学,否则这立马就会成为轰动全国的大新闻,因此接下来几年时间,他就算是苦熬也要想办法熬下去。

    “对了李大棋圣,您今年高考英语考多少分了?”

    “58分呀,怎么了?”

    “哈哈!”

    李襄屏被这家伙的怪笑弄得有点恼羞成怒了

    “那你呢,赵大画家,你的数学考多少分?对了,你别跟我说你美院不用上高数课的。”

    “当然要上,”赵道恺浑不在意

    “不过我早就了解过,就我的那帮同学,他们的数学大多和我一样渣,哪像你周围那帮变态。”

    李襄屏听了愈发郁闷,这也是他最感到后悔的主因。

    “唉~怎么着也不能第一学期就挂科吧”

    把赵道恺那家伙轰走之后,李襄屏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个严肃的问题。

    只不过头疼归头疼,该下的比赛还是要下,10月底到11月初,李襄屏再次参加两场职业比赛,分别是“三星杯”八强战以及“lg杯”八强战。

    在两场比赛中,李襄屏分别击败韩国的朴永训以及日本的王立诚,再次展现较为稳定的竞技状态。

    然而他也就只参加这两场比赛了,本来在这期间,他还有两轮围甲,只是由于这两轮都是客场,在挂科的压力之下,他放弃了这两盘比赛。

    时间进入11月,对于李襄屏来说,剩下最重要的任务当然就是“三星杯”以及“lg杯”了,于是他再次打起精神出发。

    首先是“三星杯”,而他半决赛的对手并非别人,正是老对手李沧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