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玄幻小说 > 林辛言和宗景灏 > 章节目录 第659章,我们不回别墅吗
    “你干什么?!”秦雅去夺他手里的刀,苏湛举着手,撇开她的争夺,“如果有一种方式可以证明我对你的心意,我可以用我的命来证明给你看,曾经,是我伤害了你……”

    “别发疯!”秦雅厉声打断他,“把刀放下来!”

    苏湛看着她,拒绝道,“不,我要证明给你看。”

    “我不用你证明!”秦雅慌了,真怕他一激动伤了自己,“你把刀放下来,我相信你。”

    “真的?”苏湛佯装成一幅不相信的样子,其实心里雀跃不已,她在担心自己,如果不在意了,又怎么会怕他伤到呢?

    “小雅。”苏湛看着她认真的说,“对不起。”

    秦雅扭过头,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苏湛放下刀搂住她伏在她的耳边低声说,“小雅,原谅我,我知道错了。”

    他越说,秦雅越哭的厉害,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许是哭自己所受的伤害,又或者是在哭自己的不幸。

    她的哭,让苏湛也不由的红了眼眶,这个女人自从遇见他,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

    现在还剥夺了她最母亲的权利。

    对她是何其的残忍?

    想着他抱的愈发紧了,“小雅,以后我不会再对你说,对不起了。”

    他要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心意。

    让她不再受伤害。

    “你真想好了吗?”秦雅还是有些不确定,或是是心里对苏湛有信心。

    她相信苏湛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可是没孩子是一辈子的事情。

    用以前的话说,就是断子绝孙。

    “我不接受代孕。”这话或许说的太早,但是她要让苏湛清楚她的底线。

    如果不能接受,现在就放手。

    “不会,我不会让除了你之外的任何女人给我生孩子。”苏湛亲吻她的脸颊,“相信我。”

    秦雅闭上眼睛,“你,是我的劫数。”

    才会怎么都摆脱不掉。

    她一直觉得自己很坚强,到现在她才知道,自己原来并没有那么坚强。

    在苏湛知道之后的态度,让她心里没在那么难受,甚至有些暖。

    两个人承受,原来真的比一个人承受要轻松一些,当坦然说出来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糟糕,也不是无法面对。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说出来以后反而如重释放了。

    苏湛抱着她坐在沙发上,“所以,你和邵云的事情,只是为了让我死心吗?”

    秦雅低眸不语,宛如默认。

    苏湛叹息,“我差点就当真了,不是今天听到你和嫂子的对话,我真的有可能错过你,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和我说别瞒着我,试着信任我,好吗?”

    秦雅依旧不吭声,嗓子干涩的厉害,怕一张口就破了音。

    苏湛抚着她的背,“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

    “你为什么和人打架?”

    秦雅看着他脸上的伤,伸手想要触碰,又怕他会疼。

    苏湛拿着她的手摁在脸上,“因为你不要我了,我不想活了,就故意找人打架。”

    秦雅,“……”

    隔壁房间林辛言托着脸颊,半靠在沙发里,“也不知道他们谈的怎么样了。”

    宗景灏攥住她的手,将人从沙发上拉起来,“走我送你会酒店,他们的事情,你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情,让他们自己解决,你就不要操心了。”

    林辛言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问道,“我们不回别墅吗?”

    “不回,人太多影响你休息,我们在外面过两天。”林辛言看他一眼,抱怨的道,“我一人在酒店会很无聊的。”

    “我陪你。”宗景灏凑到她的耳边说。

    林辛言连忙撤开身子,“你不用工作了吗?你可是责任重大,要养我们这一家子的。”

    宗景灏笑,“养的起。”

    房间定在顶楼总统套,没有苏湛在沈培川不会厚着脸皮要来闹洞房,宗景灏想着回到房间可以和林辛言腻味在一起,然他们到了房间门口,却看见周纯纯站在房门口,看到她,宗景灏也会连带想到白胤宁,让他带笑的脸,收敛了不少。

    “纯纯。”林辛言倒是很喜欢这个女孩子,简单又善良。

    她跑过来,将怀里包着的盒子递给她,“姐姐,这是送你的新婚礼物。”

    林辛言伸手接过来,也不是盒子里装的什么,还有些重,她笑着说,“谢谢。”

    “不用,新婚快乐,我先走了,胤宁还在楼下等我。”说完周纯纯就跑了出去。

    宗景灏往林辛言怀里的盒子瞅了一眼,心里有些不甚痛快,白胤宁,这个人像是扎在他心头的刺。

    每次出现,都会让他想起,这个人的心思不纯,就好比周纯纯送的礼物,他都会联想到会不会白胤宁指使的?

    进到屋内,林辛言客厅里的桌子上堆满了礼物。

    宗景灏解开领带说,“我让人放这里的。”

    送的礼物多,他就暂时让人把东西都放到这里来了,让林辛言有空挑一下,有喜欢的就留着,不喜欢就放置起来。

    林辛言点头坐在沙发上,拆了手里的盒子,宗景灏本来想去浴室洗澡的,看到林辛言拆盒子,索性站着不动,也想看看里面装的什么。

    根据礼物他就能判断出礼物是周纯纯送的还是白胤宁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