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玄幻小说 >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 > 章节目录 1070.双方交涉(若叶与侯爵对弈,各怀鬼胎)
    武玄月“嗖”得一声从灵盘中跳了出来,她小心翼翼推开房门,左顾右盼,以迅雷之势蹿出了所有的耳目,窜进了竹舍。

    她举手打晕了自己身边的婢女,关门闭户,走到了灵遥的床边。

    低头间,武玄月直勾勾地盯着满脸醉意的灵遥,缓缓坐下身来,伸手撩起脸上的碎发,暗自哀叹一阵后,正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敲门声。

    “至尊至尊,大事不好了!”

    武玄月猛然惊神,她噌得从床上弹了起来,赶忙两步走了过去,只打开一条门缝,低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传唤女官合谷行礼,紧张道:“上官……上官主君带着浩浩汤汤的队伍,抬着重金彩礼,说是……说是……来下聘……”

    武玄月双眸惊怔,虽然这一切都是在她的掌握中,但是她没有想的是,上官侯爵会这么急切。

    “什么?下聘?给谁下聘?”

    女官埋头哆嗦道:“小的……小的……不敢说……”

    武玄月惊叱间,似乎已经明白了一切。

    这不是明知故问,上官侯爵能给谁下聘呢?

    武玄月眉宇微动,她一手摆过,示意道:“下去回话吧,本尊敢醒,责人梳洗打扮一番后,就去迎接上官主君,你听好了命人好生招待好上官主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能怠慢了上官主君!剩下的事情,由本尊来解决。”

    女官连连点头,这转身正要走时,武玄月眼珠子一转,一声喝令叫停了对方。

    “你等下——去唤上纳兰师尊一同招待上官主君。”

    女官转身低头,应声道:“是——小的这就去。”

    武玄月关上了房门,她再次回到了灵遥的床边,低头而视,意味深长道:“别管我——是你先骗的我,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说过作为姐妹,这辈子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可你我不再是姐妹的时候,那结果就不同了!你那么爱天门,就算是为天门做出什么样的牺牲也觉得值得对吗?”

    说着,武玄月转身而去,向门口方向走去……

    武玄月一路疾行,脚下生风,而她脑海中在想着在会场上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情况。

    这不一会儿她就走到了兰室前。

    武玄月不急着走进房间,悄悄地站在门外先行观察一切。

    堂中——

    上官侯爵坐在堂下左侧,与纳兰若叶谈笑风生,两个人虽是笑嘻嘻而谈,却面和心不和,都是交涉上的高手。

    纳兰若叶含笑间,落落大方道:“上官主君千里迢迢来我南湘,不知为了何事?”

    上官侯爵举杯抿茶,抬眸含笑之:“师尊是聪明人,孤王大红阵仗而来,明眼人一眼就看穿了结果,师尊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若叶心中忐忑,脸上镇静道:“看这阵仗,若是本尊没猜错的话……主君这是要下聘吗?”

    上官侯爵眼中忽闪得意之意:“没错!师尊果然聪慧。”

    若叶尴尬间,面露苦色道:“不知道我天门哪一位女修得主君青睐,仅有这天大福分?上官主君这……这是要向我天门哪一位女修下聘?”

    上官侯爵捏着茶碟,缓缓放下手中的茶盏,正视眼神,一字一眼道:“纳兰至尊,纳——兰——雨——落!”

    此话出,纳兰若叶双眸惊颤,她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侯爵会这般造次,给出这样一个结果。

    若叶脸上表情越发掩不住的尴尬,她苦笑一声道:“上官主君这玩笑开得……开得是不是有点大了呢?毕竟……毕竟……这天门至尊可是我天门掌门人……若是……若是……上官主君娶走了,我……我天门该怎么办呢?”

    上官侯爵嘴角微勾,镇静城府,不急不慢道:“师尊惯会说笑,孤王听说天门近些时日正在推行实施废除禁婚制的纲要,这新政一出,天门女修却迟迟不敢婚娶为何?还不是因为天门各位高位尊上都故步自封的结果?天门至尊吆喝声势大,自己个却不执行新政,这让下面人怎么随行?凡是都是身教胜于言教,天门禁婚制若是想要顺利推行下去,那么天门高位势必要做出表率!孤王这是来助阵,而非是来趁火打劫之意——”

    听到这里,纳兰若叶暗自发笑,这一番窃国盗名之行径在上官侯爵口中一说,竟然如此头头是道,简直是歪理邪说不讲道理。

    明明令人气愤的言辞,纳兰若叶并不急于回应,而是引着对方的语调,让其继续说下去。

    若叶微笑之:“听上官主君的意思,天门诸士还要好好感谢上官主君施以援手,只是……这男婚女嫁之事,并非买卖,更不可能强买强卖,若是我家至尊愿意嫁给了主君,那便是我天门之大喜,本尊高兴还来不及,而若是……”

    上官侯爵嘴角一勾,脸上得意,却故装姿态,缓缓道:“试问这天下还有谁人能配得上天门至尊这等风雅高贵的王者,至尊乃是雀皇,孤王又是龙王,本就是老天爷注定好天造地设一对,孤王若不求娶天门至尊,天理不容!”

    武玄月听到这里,当真是忍不了发笑一声——

    呵呵!你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里外都让你算计罢了,到现在竟然说这样一番话来,该做的事情你都作罢了,现在到会说一番漂亮话来,里里外外都是你的理,你还真以为我武玄月傻吗?

    若叶亦有同感,但是涵养极好的她,依然从容淡定,微微笑意。

    “本尊也是觉得这天下能够求娶我家至尊的王者非主君所属,纵观武道天下,还有谁人能够与上官主君匹敌?多谢上官主君青睐,若是能够目睹二位婚庆吉事,本尊此生无憾。”

    听到这里,上官侯爵心满意足笑了起来——

    “师尊过奖,孤王这一次是带着诚意来贵地,不为别的,只为求得一心人,孤王所想,至尊也会明白孤王的心情。”

    若叶颔首间,彬彬有礼之:“守得云开见月明,上官主君的心意青天可鉴,那本尊就与主君静等片刻,待至尊来此,做以决断。”

    听到这里,武玄月呵声一笑,她抬起脚步向兰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