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玄幻小说 > 东京降临之后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话不能乱说(求推荐、求收藏)
    秘书先生皱着眉头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他轻蔑的眼神并没有藏好……或者说他压根没有意识去隐藏自己的情绪。

    很明显,秘书先生似乎惯用外表与装束来判断其他人的身份、地位以及价值,而傅集贤理呢,毕竟他此时穿的就跟个在烧烤摊打短工的青年大学生一样。

    傅集贤理自然也松开手,他继续保持着微笑。

    筱原理世对秘书以及他背后的议员先生展示出的个人态度是偏向恶劣的,这除了她个人的感官因素之外,“弦外之音”傅集贤理也已经听出来了……那位松尾议员似乎对傅集贤氏怀有敌意。

    这种态度倒算常见,类似傅集贤这种“地头蛇”,在本地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久到了都快要能“追溯历史”的地步,氏族在地方上盘根错节,这种“老古董”当然会有人不喜欢。

    更重要的是,傅集贤氏保有着相当规模的财富,难免也有人会把它认定成一块肥肉。

    在他们的眼中,傅集贤氏这种老古董早就应该被埋进土里了。

    既然彼此看不上眼的话,那傅集贤理只要保持明面上的礼貌就可以了,反正“正事”也不可能由他来进行交涉。

    然而就在傅集贤理这么想的时候,那位秘书先生却绕开他,固执的往前走了一步,然后再次向筱原理世伸出了手。

    这下傅集贤理真的有些惊讶了,这人的行事风格……不像成年人,或者更干脆的问——他是还不是有病?

    还是傅集贤理对县议员的身份不够重视?指不定这玩意比所谓的天皇地位还高?

    而且他面前这人还不是主人,只是议员的部下而已,仅仅是个秘书,就能这么咄咄逼人乃至肆无忌惮么?

    假定议员很有能量的话,那秘书能这么嚣张的理由傅集贤理暂时只想到了两种,其一是议员是秘书他爹,其二秘书是议员他爹……

    其实这就是傅集贤理有点“有色眼镜”了,对方只是想跟应该握手的人握个手而已,尽管这人有些失礼,但好像也没到傅集贤理想的那种程度……把对方往极限里看待,这可能是他的某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心理在作祟。

    于是傅集贤理再度挡了过去,他用力握住对方的手,然后回头对筱原理世说道,“理世,你不是还有重要工作要做么,去忙吧。

    至于这边……我跟秘书先生交流就可以了。”

    在筱原理世微微鞠躬而后走进办公楼之后,傅集贤理才再度回过头来对着对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傅集贤理,秘书先生。”

    秘书的眉毛挑了一下,显然他知道傅集贤理的身份。

    “我是松尾县议员的秘书,石井光。”石井说道,同时他再次抽回了自己的手掌,而这次则显得费劲的多……因为他的手被牢牢捏住了。

    就在办公楼的门口,傅集贤理往墙边一靠,然后准备跟这位石井秘书开始闲聊。

    虽然大家都顶着个大太阳,但傅集贤理好歹穿的凉快,不像对方里外好几层且外面是黑西装。

    不一会的工夫,对方已经额头见汗了。

    “石井先生,我尽量把话说的简单些……单刀直入的问,你是变态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傅集贤先生。”

    这是一个很离奇的问题,日常生活中绝不会有人这么说话。

    石井的脸色果然变得非常难看了起来。

    “看来你的意思是你‘不是’,巧了,我也不是变态,所以我们之间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你看起来也就比我大个三四岁的样子,我们的交流应该没有代沟。”

    傅集贤理觉得肯定有代沟,脑子上的代沟,他觉得这人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石井先生,我能问一下松尾老师来我们牧场是为了什么吗?”

    日本对政治家的称呼是“老师”,傅集贤理这属于“入乡随俗”。似乎很多中国朋友对一些日本女艺术家的称呼也是老师,这是不是叫做不谋而合?

    傅集贤理并不关心对方来这边的理由,他只是想让眼前这人多暴晒一会而已。

    可惜他的愿望泡汤了,还没等石井回答他的问题,另一个黑衣人从门口走了出来,而那人的身后还跟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

    前面一个人应该就是松尾了,他看起来还不到四十岁……对于政治人物来说,这个年纪确实不大。

    松尾走出大门之后,立刻皱起了眉头。

    “石井,不是让你把车子叫过来吗,车子呢?”

    “对不起,老师,我马上叫。”

    石井火速鞠躬道歉,然后慌忙打了个电话。

    傅集贤理也算在近距离欣赏到了日本人的传统艺能——瞬间九十度弯腰。

    松尾瞥了一眼表情显得津津有味的傅集贤理,压根也没打算理会这个年轻人。

    没一会工夫,一辆车直接从草皮上开了过来。而在车子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现场出奇的沉默。

    双方彼此之间连一点客套话都没有。

    等秘书与议员上车之后,后面的老者才开口说道,“松尾老师,欢迎您下次再来。”

    “村田先生,希望贵方好好考虑一下我的提案吧……开车。”话音落下,松尾升起车窗,紧接着那台车子调头离开了这里。

    “村田先生,这位议员先生究竟想干什么,我们这边没问题吗?”目视着远去的车屁股,傅集贤理忍不住好奇开口问道。

    自家的“高级打工仔”当然能在傅集贤理的脑海中留下印象,所以他是“认识”这位村田先生的。

    跟刚刚的态度完全不同,村田对着傅集贤理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说道,“明面上有很多乱七八糟的说辞,不过剖析到本质的话,其实很简单就能概括其性质——无非是敲诈勒索而已。”

    “敲诈勒索?”

    傅集贤理顿时觉得这位议员老师可能真的有点Low.

    “对,想把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揽入怀中而不付出任何代价,可不就是敲诈勒索么?

    少爷,看来你的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这是好事。

    不过我们还是进去说吧,外面天气太热了。”

    村田带着傅集贤理往办公楼里走去。

    “至于我们这边有没有问题……大致是没问题的,不过松尾老师虽说没什么大本事,但搅和事情、扰乱局势的能力还是有的,所以事情终究还是得着手解决掉。”

    “喔,懂了。”傅集贤理点了点头。

    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样的话来形容某些人是不确切的,只能说有种人的“成事”能力只体现在他的“败事”上。

    “果然,相比于人,还是鬼更好打交道一点。”

    傅集贤理这样小声嘀咕了一句。

    然而……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有个成语叫什么来着?

    对,叫“一语成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