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一道 > 章节目录 第9章 逍遥出谷
    长春谷内。

    本来在谷中嬉戏玩耍的男男女女也纷纷听到了叶千秋的声音。

    他们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朝着不老泉畔的大石上望去。

    一时间,好像叶千秋的身形飘忽不定,又好像从来没有离开那块大石一般。

    在每个人的眼中,叶千秋的姿势都不尽相同。

    此刻的叶千秋仿佛在众人眼中化身千万,以不同的姿态演法。

    这就是叶千秋从神书上所悟出的太上法。

    一人千面,千人一面。

    观此法,可悟己法。

    此时,站在不老泉四周大石上的四位长老,还有那钟隐先生,个个面色激动不已。

    乾长老带着颤音,道:“昔年,太上亲授张天师《太玄经》,张天师由此得分形散影之术。”

    “想不到,想不到今日叶师弟居然从神书之上也领悟出了分形散影之法。”

    “实乃天意,实乃天意。”

    “叶师弟恐怕便是赵升祖师送到我长春谷来点化我等顽愚的人啊。”

    坤长老亦是心情激动,他的双眼之中泛起血丝,多少年了,多少年了。

    终于有机会一见长生法!

    “诸位师弟,静气摒息!”

    “仔细看!”

    这时,乾长老急忙说道。

    片刻后,四大长老脸上都露出如痴如醉的神色。

    而站在不远处的钟隐先生,则是一边朝着叶千秋那边看去,一边身姿摆动起来。

    只见他身姿一边摆动,一边念道:“清静无为,神游太虚。”

    “不着形相,无迹可寻……”

    “法本无形,我本无形……”

    “无形无相,无相无形……”

    钟隐先生的身形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很快,他的身形也变得缥缈不定。

    不远处,有谷中的原住民看到钟隐先生的情形,不禁惊呼道:“快看钟隐先生……”

    “钟隐先生好似学到了叶先生的神髓!”

    有人闻言,当即看去,然后又反驳道:“不对,不对,钟隐先生和叶先生所演化的根本不一样。”

    谷中的原住民,大多数都不会武功。

    他们看叶千秋演法,如同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渐渐的,他们也无暇再去看旁人。

    眼中便只剩下叶千秋。

    ……

    “什么是道?”

    “什么是长生法?”

    这是叶千秋观看神书之后,浮现在脑海中的问题。

    赵升祖师尽得张天师真传,然而只凭借张天师传下的法,却是无法如同张天师一般飞升得道。

    后来,赵升祖师从《道德经》、《太玄经》、《河洛》二书中参悟,方才得求自己的大道。

    他从赵升祖师所留的神书之中,只看到了一个字。

    那就是“道”字。

    这一个“道“字,可能蕴含了赵升祖师毕生的心血,融合了他毕生的精气神。

    叶千秋悟的不是赵升的道,也不是赵升的法。

    而是太上法,此太上法便是昔年太上所传张天师的法。

    叶千秋初悟此法,只能悟得其中三层而已。

    太上法的止境,叶千秋根本看不到。

    叶千秋身形飘忽,看似在演法,但其实也是在务实根基。

    先前,在山洞之中,钟隐突然出现,让他没有将这根基法门给彻底演通。

    叶千秋相信,修炼此法,终有一日,可问道长生。

    叶千秋的身体在迅速的复苏当中,他体内的气,在不停的汇聚着。

    叶千秋此刻明显的感觉到了长春谷内有一股奇异的能量。

    “莫非,这股能量是赵升祖师飞升之时所留下的灵气?”

    叶千秋心中如此想着,敞开胸怀,海纳百川,贪婪的吸纳着这股能量。

    重塑后的身躯,给了叶千秋极大的惊喜,好比一个无底洞一般,在吞噬着天地间的灵气。

    时间流逝。

    从朝阳初升,到日悬正中。

    叶千秋的身形终于停了下来。

    此时,长春谷内的人,也纷纷醒转过来。

    大多数不会武功的人好像是做了一场大梦一般,如梦初醒。

    而四位长老和钟隐先生,却是一脸喜悦,可见是各有所得。

    四位长老和钟隐先生同时朝着叶千秋躬身作揖。

    “叶师弟,多谢了!”

    “叶师弟演功,我等皆有所感。”

    “有此法,我等定然能更进一步。”

    “能否得窥长生,便看我等的造化了。”

    四个长老一人一句,朗声说道。

    叶千秋微微一笑,道:“有所悟便好。”

    这时,乾长老又道:“叶师弟,我等四人所悟功法,皆因你演功而悟,就由你来取为此功法取个名吧。”

    叶千秋稍一思索,道:“不如便叫太上感应篇如何?”

    “太上感应篇?”

    “好!好名字!”

    四位长老纷纷表示赞同。

    这时,乾长老又看向一旁的钟隐先生,有些好奇的问道。

    “不知钟隐先生此番悟到了什么?”

    钟隐先生微微一笑,淡然说道。

    “叶先生实乃天纵之才,我不如也。”

    “此番全靠叶先生,我才得悟一种无相内功。”

    “此功,以“无相”两字为要旨,不着形相,无迹可寻。”

    “只要身具此功,再知道其他武功的招式,无论是何招式,只要倚仗此功,当可威力无比,模仿别人的绝学甚至胜于原版。”

    四位长老一听,皆是啧啧称奇。

    “无相无形,钟隐先生好想法。”

    乾长老赞道。

    在没见到叶千秋之前,钟隐先生的才情他们四人便一直都很钦佩。

    自创功法,在旁人的身上或许是难事,但在钟隐先生的身上却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钟隐先生没有半分倨傲之色,相比起叶千秋从神书中得到的法门,他所创的这功法,已经是逊色太多。

    “叶先生,一事不劳二主,也请叶先生给我所悟之功,起个名字吧。”

    钟隐先生平静说道。

    叶千秋闻言,心中暗道,想不到自己演功一番,倒是让逍遥子创出了小无相功。

    “既然此功以“无相”二字为要旨,那便唤作小无相功如何?”

    钟隐先生闻言,微微颔首,道:“叶先生起名,向来贴切,此功就叫小无相功了。”

    ……

    接下来的数日,叶千秋和四位长老还有钟隐先生日日交流心得,研究道藏,各自的交情也愈发深厚。

    直到一个月之后的清晨。

    钟隐先生终于准备离开长春谷。

    不老泉畔。

    钟隐先生和叶千秋、四位长老抱拳,道:“诸位长老,叶先生,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望诸位早日悟得长生大道!脱离这凡尘俗世!”

    四位长老亦是朝着钟隐先生抱拳。

    这时,叶千秋朝着钟隐先生问道。

    “钟隐先生,此番再入俗世,岂能以旧面貌示人。”

    “而今,先生一身玄功,已和道门子弟没有什么差别。”

    “既如此,不如从今往后,便以道家子身份行走天下。”

    钟隐先生闻言,笑道:“多谢叶先生提醒,叶先生此言,深合我意。”

    “不过,既然要以道家子身份行走天下,那总得有个道号。”

    “叶先生一向精于命名之道,就请叶先生给我想个道号吧。”

    叶千秋负手道:“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

    “我愿钟隐先生此去如鲲鹏入海,扶摇而上逍遥游。”

    “往后先生便以“逍遥子”自居吧。”

    钟隐闻言,放声大笑。

    “那就借叶先生吉言,我此去当扶摇九万里,逍遥天下间!”

    下一刻,他纵身而起,整个人真当是如同鲲鹏一般,扶摇而去,没用多久,便已经消失在了那高耸的谷口。

    长春谷内,众人远眺。

    不少原住民羡慕的看着钟隐先生的身影,羡慕他能离开长春谷。

    农夫陈良跪在地上,痛哭流涕,高呼道:“主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