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一道 > 章节目录 第8章 神功初成
    山洞中,泉水滴答的声音依稀可闻。

    钟隐的面容在夜明珠的照耀之下,变得有些苍白。

    这时,只见钟隐突然朝着叶千秋躬身作揖。

    “敢问叶先生,此番可悟得长生法?”

    叶千秋面色平静,看着钟隐,悄然说道:“钟隐先生既然已经决定入世,为何又执着于长生法门?”

    钟隐闻言,挺直身子,轻声说道:“人纵有一死,我又何足惧哉?”

    “只是,此番出谷入世,我那家臣李良定然要追随我左右。”

    “他功力尚浅,一旦离谷而去,不能每日饮用不老泉,恐怕在谷外连一个月也支撑不下去,便会活活老死。”

    “所以,我想为他求长生法。”

    叶千秋道:“钟隐先生何以见得我从神书之中悟得了长生法。”

    钟隐看着叶千秋,这些日子他也从四长老的口中得知了叶千秋的来历和身份,再加上当初他曾为叶千秋把脉,知晓叶千秋也是一位奇人。

    所以,他才会在今日入洞,单独来见叶千秋。

    “我只是想最后再试一试罢了。”

    “神书我也是看过的,长生法若是真的那么好参悟,就不会在谷中摆放几百年,而无人参透其中奥妙。”

    “叶先生既然能得王长祖师传法,又能散功重修,想必定有不同凡响之处。”

    “如今,我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叶先生身上了。”

    叶千秋听着钟隐嘴中的话,倒也颇有几分真诚。

    为家臣求法,几分真几分假,叶千秋不会去深究。

    因为,叶千秋从神书之中得到的东西,并非人人可以修炼。

    叶千秋缓缓摇头,道:“钟隐先生能为家臣着想,实乃宽厚之人。”

    “但我从神书之中所悟的法门,并非人人可练。”

    “这神书之中蕴含的大道,也并非杂念缠身之人可悟透的。”

    “钟隐先生,我道家讲生死,讲究‘齐天地’、‘坐忘’,更多的是让人看开一些。”

    “你身负国仇家恨,我自不会劝你半句。”

    “人生一世,有所为,有所不为。”

    “钟隐先生既然决定入世,便是孤家寡人一个又如何?”

    “凭借先生如今的功力,偌大的天下,何处去不得?”

    “至于李良,不如先让他留在谷内,待他功力臻至化境之时,再入俗世助你一臂之力,岂不两全其美?”

    钟隐听到叶千秋此言,目光灼灼的看着叶千秋,沉默片刻,然后说道:“不知叶先生从神书之中悟出了何种法门?”

    “可否说来与我一听?”

    叶千秋微微一笑,道:“一法传一人,非是我不和先生说,而是此法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神书之奇异,想必先生也是有所体会的。”

    钟隐闻言,缓缓点头,道:“或许是我太执着了些。”

    “叶先生说的对,凭借我如今的功力,偌大的天下,何处去不得。”

    叶千秋微微一笑,道:“钟隐先生此番出谷入世,是打算入朝堂?还是打算入江湖?”

    钟隐挑眉,道:“朝堂要入,江湖也要入。”

    叶千秋道:“看来先生心中早有了复仇大计。”

    钟隐道:“谈不上什么大计,凭借我一人之力,杀赵二也并非难事。”

    “但只杀赵二一人,不足以告慰为唐国捐躯的英魂。”

    “想要倾覆赵宋王朝,必须既入朝堂、又入江湖。”

    叶千秋微微颔首,道:“我虽久居山野之间,但也曾听闻赵二此人志大才疏,一心想要超过赵大,立下不世功勋。”

    “而想要立不世功勋,那只有北伐一条路而已,到时候,天下必定再起战端。”

    钟隐先生闻言,眼中一亮,道:“叶先生果然见识广博。”

    叶千秋摇了摇头,道:“只是一点愚见而已。”

    “天下战乱一起,受苦的还是天下百姓。”

    “只希望将来钟隐先生入世之后,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钟隐先生闻言,朝着叶千秋拱手道:“多谢叶先生忠言。”

    叶千秋笑道:“我听乾长老说,先生在谷内研读道藏二十年,苦修武学,身负种种绝学。”

    “今夜,我神功初成,不如你我对一对招如何?”

    钟隐先生一听,眼中亦是一亮。

    “这有何难?”

    说话间,钟隐先生直接将手中的酒壶朝着叶千秋投掷而出。

    叶千秋抬手,稳稳的将酒壶接住。

    下一刻,钟隐先生朝着叶千秋纵身而来。

    钟隐先生的身形飘忽,身法极快。

    只见他直接出现在了叶千秋的头顶,他整个人头朝下,双掌朝着叶千秋猛然挥下。

    内气如同北冥之海一般,轰然倾泻而出。

    叶千秋抬掌,和钟隐先生对了一掌。

    二人的双掌来回交错,如剑指一般。

    而且二人交手之时,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气劲挥洒到四周,没有将石洞内的陈设破坏一丝一毫。

    这说明二人对于内气的掌控已经到了一种极为细微的地步。

    顷刻间,二人已经对了百十来招。

    良久之后,二人双掌分离,钟隐先生倒飞而出,稳稳的落在地上。

    叶千秋依旧盘坐在石台上,他的气息匀称,朝着钟隐先生笑道:“钟隐先生的护体神功,当真厉害,内气更是犹如大海一般,无穷无尽。”

    “此神功莫非就是北冥神功?”

    钟隐先生微微颔首,脸上亦是露出神采飞扬之色。

    “正是北冥神功,此功是我十年前通读谷内道藏,结合长春谷内的一门内功所创。”

    “其名取自《庄子·逍遥游》。”

    “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

    叶千秋闻言,不禁赞叹。

    钟隐先生的才情的确世所罕见,当年还是南唐皇帝的时候,只是懂一些粗浅的养生法子,后来他逃脱藩篱,为报国仇,苦修武学。

    在长春谷二十年,通读谷中道藏,将一身武学练至超凡脱俗的境界。

    二人相视一笑,叶千秋将神书放在石盒内,和钟隐一起走出了山洞。

    ……

    长春谷内,不老泉旁。

    四位长老已经等候叶千秋多时。

    “叶师弟,百日闭关,可参透长生法门?”

    乾长老有些迫不及待的朝着叶千秋问道。

    叶千秋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四位师兄,大音希声,大象无形,此法我无法言明。”

    “我来为师兄演功。”

    “能悟多少,全看四位师兄自己的了。”

    下一刻,叶千秋一跃而起,人早已经飘忽而出,落在了那不远处的大石上。

    此时,叶千秋的声音如同虚无缥缈一般,从长春谷的四面八方传入四位长老和钟隐先生的耳中。

    “九九归一,道隐无名。”

    “此法,名为太上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