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将无神
    冰寒,森然的话语,在山间回荡着,江流的身后,帝影浮动,珠帘下两道眸光迸射,寒冷而又犀利。

    仿若九天之上的天帝,眼神洞穿了八荒六合,俯视而下,来到凡间,照耀在山神的身躯之上。

    瞬间,那庞大的山神之躯便是微颤。

    但即便如此,山神表情依然没有变化,心中起伏同样不多。他不是人类,没有人族那么多复杂的情绪。

    双眸扫视,他看到山林间,树枝摇摆,花草低头弯腰,似乎在屈服某一种无上的威严。

    “你在激怒我。”

    平淡的话语,自山神口中吐出,他的面庞之上,依然看不到一丝的愤怒。

    情绪对他这样的神明来说,是很复杂的东西,其漫长的一生早已磨平了太多的感性。

    “不,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江流踏步,在虚空中一脚落下,涟漪出现,一朵朵莲花浮现与虚空中,更加威严的气息扩散而出。

    华飞云在颤抖,也在激动。他是第一次,近距离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息。

    掌教的强大,是他难以理解的存在。

    “此子,是我大林宗未来骄阳,不可葬送于你口。”

    江流一步,便到了山神的面前。

    其身周龙躯盘绕,沿着身躯游走,头顶无数剑影悬浮而出,无比强盛的气息,令周围的空气都窒息了。

    恐怖的威势,在威逼着这古老的生灵,自称为山神的存在。

    大荒山有山神,或者说,此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都可能诞生这样的生灵。

    他们与江流前世所听闻的神明并不同,严格意义上来说,只是一种超凡的生命体。

    不需要修行,便能够拥有超越修仙者的惊人力量,并且与其伴生而出的力量,同样诡秘,神奇。

    山神沉默片刻,最终开口:“数百年来,大林宗座落于吾之背。”

    “祭祀,亦是你大林宗的传统。”

    顿了顿,山神淡淡道。

    “我知你是大林新任掌教,要违背此规吗?”

    “打扰我的祭祀,是要付出代价的。”

    淡漠的话语,回荡在空气中,山壁在颤抖,轰轰作响,同样一股威势震荡而出。

    华飞云落在地面上,看着四周颤动的山壁,心中震惊。

    古老传说中,山神河神是一直存在的神明。但却很难亲眼见到,更无法得窥他们的强大。

    但只是想象,却也能知晓他们的力量之雄伟。

    数百年来,大林宗这样的修仙者宗门,都得向山神祭祀,低头,这是何等的惊人。

    江流哂笑,他一把抓住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的安然,将其拉到自己的身后,丝毫不在意山神就在一旁。

    对他来说,这名为安然的孩童,远比山神重要千百倍。

    就在方才,那天赋网络中,本来只是相对璀璨的一颗星,在瞬息间放射出万丈光芒,化为了一轮骄阳。

    炙热,灿烂,而又明亮。

    江流第一次见到这般的情景,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天赋。在那天赋网络中,真正的化为了骄阳。

    这样的天赋,是为天级!

    他不明白,这十岁孩童,为何会在那一刻,天赋得到蜕变,从地级极限,进入天级范畴。

    但却不影响,其修行资质的强大。

    这样的天赋,就算在整个修仙界中,都不可多得,是天生的修行之才。

    “大林宗掌教,将祭品还给我。”

    山神出声,其人脸大口,猛然张开,发出一声低吼。

    全身的绒毛,更是在这一刻尽数炸起,竖立如同钢针。

    江流抬头,看着这在自己面前威势凛然,作暴怒状的山神,忽然咧嘴一笑。

    “你说,你是山神?”

    “不过一只山中精灵而已,在我面前,也敢张口叫嚣。”

    “即便是元婴期的修行者,你也只能低头俯首。”

    平淡的话语,让山神浑身一震,眼眸中出现了血色的红丝。

    对方说的没错,身为山神,他本身的力量的确有限,孱弱的人族通过修行,到达元婴期后,便会无惧于他。

    但,在这大荒山中,除了那有限的几个大宗门之外,他又畏惧过谁?忌惮过谁?

    “就算你是神。”

    “那么,今日大林宗山脉,也将无神。”

    江流又开口了。

    他的身周气息更加强大,那帝影须臾间,便是猛然高大起来,不过几个呼吸间,已是如山脉一般庞大,顶天立地。

    整片山林,在这一刻都颤栗,抖动起来,在向江流弯腰低头。

    “吼!”

    山神暴怒,情绪已经淡化的他,在今日终究忍受不住这人类的挑衅了。

    身后的山壁,方圆数百米在这一刻都是轰隆隆作响,化为一片庞大的山石,向着江流笼罩而下,要将他碾为碎片。

    “搬山之力吗?”

    江流冷笑。

    说着,他一只手掌伸出,向着虚空一握。

    那砸落而下的山石,在这一刻尽数化为了粉末,紧跟着又在江流挥手中,融合为山石,重新凝聚在山壁之上。

    “你的力量,在我眼中,不过尔尔。”

    说着,江流一步踏出,瞬移般出现在山神面前。这般速度,顿时就让山神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但他退,江流又是迈步,眨眼再次来到他的面前。

    随后,抬手,掌指间雷电,火焰,岩石,水流,金属,植物,寒冰在这一刻汇聚而出,又是眨眼化为混沌。

    仿佛在一个弹指间,世界的元素都被剥离出来。

    恐怖的威势,气息,刹那间便震的山神瞳孔收缩,名为恐惧的情绪,于心中觉醒。

    这样的力量,这样玩弄操控规则的手段!

    此人,到底是谁?

    不,对方甚至不能称为人类了!

    脑海中电闪般思虑,江流的手掌也是随之抬起,然后呼啸般一掌拍下,直奔山神的脑袋。

    “不,不要!”

    死亡的味道,席卷山神全身,让他颤栗。

    山神同样会死亡,力量强大的人类,能够灭绝他们。说到底,他们也不过这世间万物,生灵的一种。

    “噗通!”

    劲风在呼啸,狂爆的气压,让他脑壳刺痛,将要爆开。毫不犹豫的,山神四肢一软,就那般干脆利落的。

    跪了!

    “我愿祭祀于你!”

    江流右手停在山神脑门一寸处,嘴角弯起。

    但即便如此,那狂暴的力量余威,仍然一巴掌将山神拍进了地面,轰然一声中,方圆百米的大地,都是深陷下去足足十米,形成一个大坑。

    “很识趣的选择。”

    轻飘飘的话语响起,江流转身,微微弯腰,面对已是被震懵的安然。

    “可愿做我宗之骄阳?”

    吸了一口气,安然平息心中的震撼,带着一丝颤抖,一丝疑惑问道:“何为骄阳?”

    “天上之骄阳皓日,修仙之人杰雄才。”

    江流微笑回答。

    “我愿意!”

    安然双眼明亮,郑重说道。

    落日余晖下,江流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