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何为御剑
    华飞云这几日里心情很是浮躁,自五日前掌教让自己跟随他之后,他便一直紧紧跟在对方左右。

    然而,五日来他眼睁睁看着,这位天才掌教有时皱眉,有时沉思,有时又兴奋。

    就像在琢磨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更令他内心遭受折磨的是,对方身上异象不断。

    时而有一只晶莹玉鸟,盘绕在头顶,时而有帝影撑着下巴,站在掌教背后,眼神深邃望天,时而又有各色符文闪烁,环绕在其身周。

    种种异象,种种威势,让华飞云震撼至极,却也由此更加感受到自己的渺小。

    我算什么天才?掌教才是!

    这位年轻掌教,异象在对方的身上,简直就跟不要钱一般。特效,已经做到了极致。

    从种种异象上,华飞云也看出来,这个男人似乎是在悟道,并且悟的还非常不错。但是,悟道什么时候也能这么轻松随意了?

    “掌教。”

    这一日,他终于忍不住,轻声唤醒闭眼沉思的江流。

    “飞云。”

    江流面上含笑,睁开双眼,头顶盘旋的晶莹玉鸟,也是散去光芒,鸣叫着飞开。

    “您何时传我宗门秘法?”

    华飞云咬牙问道。

    “快了,快了。”

    江流笑眯眯的道,随后又是闭上眼睛。

    脑袋之上,玉鸟飞回,再度亮起,恍如一盏璀璨的琉璃灯。

    “您,三日前也是这样说的啊!”

    华飞云心中悲苦。

    然而,他却不知道如今的江流,正在开创前所未有的功法。

    在觉醒这个被动之后,江流方才知晓,原来功法也是有等级的,与天赋优异程度相同,它同样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以此为判断,不同等阶的功法,修行的速度,威力,同境界下修炼者体内对能量包容的多少,精细掌控度,也有着极大的不同。

    “大林宗就是最差的黄级功法,也难怪如此呢。”

    “好的天赋能让人拥有更大的潜力,坏的功法,却能让好天赋者变为废物。”

    江流摇摇头赞叹。

    他激发被动,刻苦钻研,不断的将自己融于天地之间,恍惚间仿佛化身为道之海洋的一粒沙,近距离接触修行的本质。因此,这段时间内也收获良多。

    见识了道之真妙后,再看看自己修炼的大林宗传承功法,简直就有一种如吃了粑粑的感觉。

    “我需要先创造出一本修行功法,彻底改变宗门之内所有人的根基。”

    当然,创造功法并不简单,即便拥有着被动,这仍然需要天赋。五天的时间里,江流也只是将脑海中的功法,完成了炼气卷。

    想要完善到筑基期,还需要大量的时间,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完的。

    凝神悟道之时,江流仿佛化身一枯坐千年万年的宗师,身周异象显生,虚无的菩提树自身后蜿蜒而起,遮挡在他的头顶,脑门上也有叫声悦耳,能清明精神的鸟儿鸣叫。

    内心中,功法完成的进度在一点点的增长。

    “目标筑基篇,进度0.02%,0.03%,0.04%。”

    速度并不快,但胜在稳步前进,而且每隔几秒就会波动一下,能够肉眼看到悟道程度,这无疑是一件令他欣喜的事情。

    只需要保持姿势,静心沉思,便能够自发悟道,开创宗门之基,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划算的事情。

    到了第十日的时候,江流从闭关中清醒过来,面容之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完成筑基期了!”

    将所开创的功法,取名为《道典》之后,江流满意的点点头,又自一旁取出玉简,用神识将其雕刻其上。

    宗门秘法,便就此完成第一本。

    相比大林宗原来的修行功法,《道典》的效果要强大不知多少倍,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道典》如今的等级,应该在玄级。

    这还是因为如今,其最高只能修到筑基期,还未开创出后面的功法。等江流继续推衍,将其推到金丹,元婴,化神,乃至大乘时,再弥补前篇瑕疵,让其浑然一体,便能够晋升为地级,乃至天级,甚至超出等阶外的仙级。

    “到了那时,我这修行功法,也就当得起《道经》二字了!”

    江流满意的笑道。

    玄级功法的效果,自然要比黄级强大太多,他做出预测,如果华飞云改修这本《道典》,其体内真元,在短时间内将会变得雄浑起来,远超之前。

    甚至,更能够一举冲破禁锢,迈入筑基的境界,彻底发挥其地级的天赋。

    要知道,大林宗的黄级功法,是能修到金丹期的黄级!其质地何等拙劣,可想而知。

    扫了一眼,在旁边盘坐修炼的华飞云,再看看天色,如今正是深夜,江流摇摇头,又继续参悟功法。

    这一次,他参悟的是剑诀。

    以大林宗的御剑术为基础,江流要开创出更加强悍,或者说他心目中的剑诀。

    大林宗的御剑术,可以说真的就只能御剑飞行。也即是说,御剑术是宗门内,一种简易的交通方式。

    当到达筑基期后,充沛的灵力能够让修行者掌控飞剑,踩在上面御剑飞行。但是,将飞剑化为攻击手段,却不大可能了。

    真正的御剑杀敌,那是一种独特的强大杀招秘术。最起码,江流目前来说,基本没看到过。

    他见得更多的是,总门弟子互相之间用飞剑近身搏斗,或是施展简陋的法术,喷火,喷水。

    “目标,御剑术,开始参悟。”

    凝神进入参悟状态,这一次江流身上的异象又是换了一副,一柄七彩光芒闪烁的飞剑,在其头顶滴溜溜盘旋。

    当华飞云第二日从修炼状态清醒过来,看到江流时,不禁叹了一声。

    “掌教的异象又变了。”

    但很快,他就盯着江流头顶的异象仔细的观察着,眼中更是露出了一抹震惊之意。

    “这似乎,是一种极为精妙,强大的剑诀!”

    身躯一震,华飞云目中露出不可思议与一抹凝重。

    “不会错,绝对是强大的剑诀!”

    七彩荧光闪烁的虚剑,滴溜溜盘旋,时而飞梭,衍化白云,时而破山碎石,时而又掠过江河。

    种种虚影,在江流头顶一一显露而出,也让华飞云越来越震惊,同时也心中激动。

    半晌后,江流身上的异象消失,他嘴角含笑睁开了双眼。

    “飞云,你可知。”

    “何为御剑术?”

    华飞云全身一震,意识到了什么,情绪激动:“请掌教赐教!”

    “八百里开外,一剑削敌寇之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