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华飞云
    摇光峰,闭关密室洞xue内。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也进来了。”

    苍老带着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

    阴暗的洞xue内,伴随着嗤嗤声响,通道两侧的烛台被点燃。

    江宁一脸尴尬,站在洞xue内,看着深处宽敞地带,一头白发披散,身穿淡蓝长袍的老者。

    “岳父大人。”

    阮正南就盘坐在莲台状高台上,高台周围被一圈池塘环绕,池水中倒映着钟乳石,不时有水滴声响起,在这安静的洞xue内显得悦耳动听。

    “你为何进来?大林宗出事了吗?”

    阮正南叹息一声问道。

    闭关前,他便已经预料到这一日的到来。没有一位金丹期强者坐镇,在这规则如蛮荒世界的大荒山,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这倒不是,只是我受了重伤,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江宁尴尬的道。

    他总不能说,当老子的被儿子给硬生生赶到这里来了吧,那多丢脸啊?

    “是谁做的?大林宗可还安全?你既然进来了,那如今是谁在做掌教?”

    阮正南心中急迫,但表面却依然平静。

    “雷吉宗的闽南陈前些日子将我打成重伤,攻击宗门,但却被流儿镇压,如今被封了法力,在扫山门云梯。”

    “至于掌教,我已经交给流儿了,他很强大,岳父大人不需要担心。”

    江宁轻叹一声,缓缓说道。

    他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交待出来,最后又自腰间掏出千年雪莲,霎时间,一股奇特香味弥漫而出,森寒的气息更是瞬间袭卷洞穴,让池塘之上都结了一层冰。

    “江流?千年雪莲!?”

    阮正南震惊。

    “是的,我此行外出都是为了这株千年雪莲,只可惜失败了。不过好在,流儿足够强大,灵药最终还是回到了我们的手中。”

    “也正是因为它,我方才前来打扰岳父大人。”

    江宁笑着说道。

    有了千年雪莲,不仅仅他的伤势会恢复,自己这位金丹期的岳父大人,也会恢复曾经的巅峰时期。

    甚至,两人如果抓住这次机会的话,还能够更进一步。

    “流儿出生时,就有异象伴生,震惊世人,我曾一度为其出关。没想到才这么些年,他竟然连闽南陈都镇压了。”

    “这老家伙我知道,他是金丹初期,雷吉宗的太上长老,实力非常不错。”

    “对了,流儿如今多少岁?什么修为了?”

    阮正南激动的道。

    “流儿再过两个月,就满十八岁了,如今修为,看起来似乎是筑基期。”

    江宁笑着道。

    阮正南激动的表情凝固在脸上,一双眸子冷光闪烁,凝聚在江宁身上。

    “你在逗我吗?”

    十八岁筑基期就不说了,还击败了金丹期的强者?

    “这一切都是真的。”

    江宁无奈,只能继续解释。

    翁婿两在闭关洞xue内相谈甚欢,最后阮正南压下心中的震惊与好奇,进入闭关中。

    有千年雪莲在,他能在最短时期内,恢复巅峰,到了那时,自己那位孙儿身上到底有什么变化,出关一看便知。

    而同一时间,江流循着脑海中标记的亮光位置,已是来到了剑坪之上。

    此刻,时间已经接近黄昏,站在剑坪之上,能够看到通红的夕阳下方,飘着几抹赤色火云,分外撩人。

    江流扫视一圈,宽敞的剑坪上,已经没有多少人。

    靠近悬崖边上,一道人影在缓缓舞剑。

    这人影时而快,时而慢,一柄剑在其手中,有时如长蛇般森冷袭人,有时又如蛟龙般威势凛然。其身形矫健,起跃之间便是三丈跨过,纵跃时,微风拂动,带动悬崖边的落叶松针。

    在这极是险峻的地带,人影却波澜不惊,脚尖时而碰触到悬崖边缘,也毫不惊慌,表现出良好的心里素质。

    舞剑既让人感到惊心动魄,却又具有着独特的美感。

    良久之后,人影收剑而立,长长吐出一口气息。白气在悬崖虚空处凝结,化为白光,久久不散。

    除了舞剑很漂亮之外,此人的修为同样精湛深厚。

    “华飞云。”

    江流见舞剑结束,带着一丝欣赏开口了。

    此人正是他天赋网络中,大林宗内天赋光芒耀眼之人。其拥有着地级天赋的潜力,如果配合一些独特方法,未来冲入天级,或许也不是梦想。

    可以说,华飞云是他在大林宗发现,天赋最强之人。

    也无愧于,其在众弟子中,他退位后,已经荣升为第一大师兄的骄人成绩。

    “拜见掌教!”

    华飞云突然听到有人叫他,连忙就是转过身,当看到江流,先是一惊,然后连忙弯腰行礼。

    “无需多礼。”

    江流将其搀扶而起,微笑着又再度开口。

    “你我年龄相仿,实际上,你还要虚长我几岁。”

    “飞云惭愧。”

    华飞云低头,他心中的确惭愧。

    明明对方比自己还要年轻,却比自己优秀那么多,如此年纪,已经成为了掌教,更是镇压了金丹期的强者。

    这样的战绩,让他近日里可谓是备受打击,已经绝了追逐对方的梦想。

    “你是我大林宗天赋绝佳之人,更是当代弟子的领头人,我很看好你。”

    江流微笑着说道。

    华飞云闻言,腰更弯了。他的确非常优秀,但是比起对方,却还是差的太远。

    如果这番话换另一人来说,他只会骄傲的嗯两声。唯有此人,无法孤傲对待。

    “我决定传授你我大林宗绝密功法,彻底发挥你的天赋,让你成为我大林宗新一代的骄阳。”

    “未来扬我大林宗威名,还要依靠你。”

    接下来,江流的一番话,震得华飞云心中剧颤。

    绝密功法?骄阳?扬大林宗威名?!依靠他?

    要知道,一派宗门秘法,也只能授予掌教传人,宗门长老,普通弟子,哪怕是弟子领头人大师兄都难。

    对宗门传承来说,功法秘籍是最重要的,关乎着先祖,乃至几代祖师的努力。

    华飞云并不认为江流,此刻是在逗弄他。身为掌教,这样的话可不能乱说。

    “谢掌教器重,飞云定不负掌教信任!”

    深吸一口气,华飞云极其郑重的行礼。

    “之后一段时间,你便跟在我身边吧。”

    江流笑道。

    华飞云再次点头,态度更加恭敬。

    “这下好了,功法的第一个试验者搞定了。”

    看到对方态度,江流心中喜悦。

    开创功法是才能,但创造出来,是不是能修炼,却还不知道。

    这都需要试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