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拍残金丹
    “咔擦擦!”

    清脆的声音,如瓷器破裂般,闽南陈瞪大眼睛,心脏这一刻都停止跳动了。

    晶莹,碧绿,散发着莹莹光芒的葫芦,他最珍贵的坐骑法宝,就这样破碎在了他的面前。

    “啊啊啊啊!”

    闽南陈仰天发出一声悲号,声音中带着痛苦,带着绝望,带着恐惧。

    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才能够将千锤百炼,耗费无数资源打造而成的法宝,轻轻捏碎。

    那个大林宗的少年,到底是谁?

    遮天蔽日的大掌,没有半点客气,两根如天柱般的手指,碾碎葫芦后,又是无可阻挡的朝着他捏来。

    “御雷!”

    但闽南陈却还没有放弃,他仰天发出一声大吼。

    磅礴的能量气息,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绽放而出,恐怖的金丹期威势,在这一刻猛烈膨胀。

    “滋滋滋滋滋!”

    大片的雷电,在这一刻凝聚而出,于虚空中迅速的勾勒,并在须臾间构成一个巨人的网络,庞大足有千米。

    “轰隆隆!”

    雷电在轰鸣,闵南城金丹期的力量,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声势当真惊人无比,震撼非常。

    修仙界中,不同的境界修为,是有着相当巨大的差距,与严格境界划分的。

    金丹期修仙者,全力一击,所爆发的力量,丝毫不会逊色于地球上的导弹,在攻击距离,施法范围,灵活性上,有时候甚至还会更甚一筹。

    换句话说,金丹期的强者,就是移动的人形导弹发射器。举手投足间,都能够爆发出强大的破坏力。

    但相对而言,他们更加环保,更加绿色。

    此时的闵南城,完全展现出了他身为金丹期修仙者的尊严,当真是一副惊天动地的声势。

    然而,就在他御雷勾勒出巨人时,遮天蔽日的巨掌,这一刻也是缓缓动了。

    “嗡嗡嗡嗡!”

    虚空在颤栗,细密的雷电这一刻在巨掌中呈现而出,并在瞬息蔓延,凝聚出一颗竖瞳眼眸。

    通体呈现紫蓝色,就悬浮在巨掌掌心中。巨掌五指伸出,指间迸射出无尽的雷电,凝聚在紫蓝色具竖瞳眸上。

    “滋滋滋滋滋!”

    天空到处都是雷电,细密的电流,让这片空间都是宛如变为了高压电网一般。

    闽南陈瞪大眼睛,再看了一眼自己施展而出的雷电人形化身,顿时感觉到,蝼蚁与人类的差距是怎样的体验。

    “这,这怎么可能!?”

    竖瞳眸子就在这时,轻轻的眨了一下。

    “嗡!”

    空间颤栗,闽南陈浑身剧颤,几乎没有任何反应的余地,便被这道迸射而出的雷光击中。

    “轰!”

    炸雷轰鸣,闽南陈发出惨叫,从天空坠落而下。

    巨掌也在瞬息间消失,就仿佛一切都是幻觉般。

    江流收回右手,又是伸出自己的右手食指。

    “金丹期?呵呵。”

    淡笑一声,手指对准闽南陈的身躯,然后随意的划动。

    顿时,那自天空坠落而下的闽南陈停止了落下的趋势,身形化为流光,在大林宗的上空,快速的划出一道道线条。

    一会划出个“S”形,一会划出个“B”形,无比的潇洒与欢快。

    耳旁冷风嗖嗖响,被一发雷电入魂的闽南陈缓缓清醒过来,他感到自己全身剧痛,更伴随着一片麻痹之意。

    心中十分清楚,在那竖瞳的一发雷击下,自己已经受到重创,如果不接受治疗,恐怕不久后就要西去。

    不由的,心头生出一抹恐惧。

    “那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当世仙神?”

    他不知道更高境界的人,是否能够施展出那般的法术,但却十分清楚,自己面对对方,是多么的无力。

    尝试着挣扎,但全身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根本无法动弹,让他心中更是生出渺小之感。

    “这下完蛋了!”

    大林宗不过一三流门派,派中为何会有如此变态的怪物?这根本就不科学啊!

    江流随意的划动着,半晌之后觉得无聊了,手指一勾,然后摁在前方八卦台的不远处。

    “轰!”

    土块炸裂,闽南陈砸在大林宗众位长老的面前。

    安静,如湖水般的平静,就像是在宁静的夜晚里,听闻不到任何声音。

    祖崇,王冲,宗任,邱林等长老,这一刻都是微微张着嘴,表情呆滞,两颗眼珠子都瞪直了。

    江宁眨了眨眼睛,当确认无误砸在地面上的是雷吉宗太上长老闽南陈后,张了张嘴,却没有话说出。

    该说什么?自己是在做梦吗?

    但他们没反应过来,江流却是向前踏出了一步,仅是一步,便宛如瞬移般,直接无视了空间距离,来到了闽南陈的前方。

    “那么现在,这位金丹期强者,你感觉如何?”

    面上带着淡淡微笑,江流弯腰俯视而下。

    随着他弯腰,身后的帝影这一刻也是缓缓弯腰,龙凤再次齐鸣,异象频生,气息十分磅礴宏伟。

    闽南陈瞳孔收缩,全身都在颤栗,他是被吓得。

    “你,你,你到底是谁?”

    “我吗?”

    江流眨了眨眼,然后稍微思考,最后自信的回答。

    “本尊大林宗新任掌教,江流。”

    “很荣幸,阁下能够给我一巴掌拍残一位金丹期修仙者的机会。”

    闽南陈瞪大眼睛,心中羞愧的想要找个缝隙钻进去,他强忍着痛苦,又是问道。

    “你到底什么境界?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强?”

    这一问,却是问到了江流。

    “筑基期,至于为什么强。”

    顿了顿,江流抿嘴一笑。

    “因为我是无敌的啊!”

    “身为掌教,自然应该无敌!”

    闽南陈嘴唇抖动,这是什么鬼回答啊!

    但他却不知道,江流所说的都是真实。

    “鉴于你对我宗的破坏,门内子弟。”

    “以及对我大林宗前任掌教以及各位长老,所造成的肉体与精神伤害。”

    “我需要你做出相应赔偿。”

    江流略微思索了下,又是说道。

    “我想,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

    当看到闽南陈张口想说什么时,他又是抿嘴一笑。

    “当然,你也可以有意见。”

    “不过,我会一指头摁死你。”

    闽南陈动了动嘴,最终闭上眼睛,一声不吭,只能隐约间看到,其眼皮缝隙间,流出的泪水。

    有些悔恨,有些恐惧,也有些许敬畏。

    从此,一个自称无敌的少年,在他的心中留下难以忘怀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