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何为无敌
    大林宗所有人这一刻,都被震懵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刚刚继任掌教之位的江流,在此刻会站出来。

    你也太勇了吧?!

    你父亲为何将掌教之位,你心里没有点比数吗?现在,还这样出来作死。

    “江流!!”

    江宁浑身一颤,忍不住就是低喝道。

    但刚说了一句话,便因为气息急促,不断咳嗽了起来。

    而此时反应最大的,却还不是大林宗的一众人,而是高居天空之上,俯视而下的闽南陈。

    当看到出口之人,不过只是一个少年,这位金丹期的强者,眉头抖动了几下,嘴角也是轻微的颤动。

    紧接着,他咧开嘴,面庞之上露出了一抹狞笑。

    “黄口小儿,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如此大言不惭。”

    这时,有人认出江流的身份,立刻在其耳边提醒:“他似乎,就是大林宗那位流传的天才。”

    闽南陈闻言,眼眸眯了眯,又是一声冷笑:“天才?成长不起来的天才,不过是死人罢了。”

    “年轻人,你既然觉得自己活得太长,我现在便成全你!”

    顿了顿,他又是森然扫视了一眼大林宗的一众长老。

    “也成全你们大林宗!”

    话语刚落,其双手已是化为了一连串的幻影,不知名的法诀在这一刻迅速凝结,道道雷电之声在轰鸣。

    “滋滋滋!”

    转眼间,虚空之上,便是浮现出一道道明灭的蓝色电弧,蔓延数百米方圆,然后迅速的勾勒着。

    “是雷吉宗的御雷诀!”

    祖崇瞳孔收缩,倒吸一口气。

    御雷诀以御雷著称,以金丹期的修为释放出来,其威力更是宏大无比,此刻站在八卦台上的人,没有人可以抵挡。

    而且,看天空中这电弧勾勒出的雷兽,越来越庞大,瞬息间已经有千米方圆。

    敌人,这是存着一击便将大林宗覆灭的心思啊!

    何等狠辣,阴毒,残忍!

    江宁吸了口气,想说些什么,但却不断吐血,身躯颤抖个不停。

    大林宗之内,无数弟子倒吸冷气,眼中望着天空中,那巨大的雷兽快速变得栩栩如生,表情之间尽是恐惧。

    就在这时,那站在最前方的年轻男子,仰头而起,再度开口。

    话语间带着三分嘲弄,七分不屑:“区区金丹期,也敢如此嚣张。”

    大林宗诸位长老,都瞪大了眼睛,齐齐倒吸一口气。

    区区?!金丹期!!?

    江宁差点晕过去,自己这儿子是被吓到了?仙王之姿的天才儿子,因为遭受从未有过的挫折,所以此刻心灵重创,已经疯魔?

    “呵呵!”

    闵南陈自然听到了,但他只是一声冷笑。

    金丹期的他,已经活了三百年,早已过了言语争锋的年纪,他更喜欢用结果说话。

    手诀打出,一声冷喝。

    “敕!”

    由雷电勾勒,凝聚,幻化而出的雷兽,这一刻仰天怒吼,声势磅礴,虚空中都是一片片涟漪泛出。

    这雷兽额头生角,身躯如蛇,布满雷电鳞片,游走之间,风势助威,凛然无双,仅是气魄,便要压服一切。

    得到命令的雷兽,连连咆哮,身上雷电轰鸣不止,一个俯冲,便是朝着八卦台的众人攻击而去。

    江流微微仰头。

    这一刻,已经无视了身周的种种一切,他的内心只剩一片寂静。

    何为无敌?无敌又是一种什么滋味?

    他终于明白了,也明悟了。

    那是一种彻底的掌控,一种随心所欲的舒展。内心中生电,双目洞穿虚空,见到了世界的真实。

    甚至,他看穿了宇宙洪荒,见到了世界的真实,那是一片虚无。虚无中却又有着涟漪般的波,如弦,如电,亦如色。

    无法用语言形容,无法用任何事物去模拟。

    本质,就是本质。

    色亦是空,空亦是色!

    眼中的一切物质,已不是物质,而是尽随心意。

    区区金丹,的确也只是区区金丹。

    蓦然,他伸手了,向着天空中俯冲而下,让大林宗所有人恐惧,绝望的那只庞大雷兽探去。

    “嗡嗡嗡!”

    虚空在颤抖,一股莫大的威严,在此刻升腾而起。

    “唳!”“嗷吼!”

    凤鸣龙啸,巨大的光影以虚极速转化为实,出现在江流的背后,遮蔽了半边天空。

    春夏秋冬,日月轮回,虚影呈现,环绕江流,轮转不休。

    一尊无上帝影,也是在此刻降临,就盘膝坐在江流的头顶。他顶天立地,无上宏伟,无双威势,看不清其面貌,也望不穿其真实。

    江流伸手的同时,这帝影也伸手了。

    转眼间,庞大的掌指探出,迎风瞬涨,眨眼间便是千米,万米,遮蔽了整座山峰,笼罩了整个天空。

    闽南陈浑身巨颤,雷吉宗一众筑基期长老,满眼恐惧,额头汗水直冒,不断地倒吸气。

    这幅威势,这股气势,彻底震撼到了他们。

    “他,到底是谁?!”

    闽南陈颤声问道。

    这掌指遮天蔽日,甚至连其上的纹理都清晰可见,遮挡了一切其余事物,浓浓的威压震慑一切,让他感到绝望。

    那样的异象,真的是人能够做到的?

    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拥有这样的力量?!

    元婴?出窍?还是化神?!!

    但他怎么能相信,一个不过十八载的少年,就能拥有这样的实力?

    在所有人的眼中,那巨大的掌指,猛地一个握抓,闽南陈释放而出的雷兽,便被一把捏成粉末。

    原本还咆哮不断的雷兽,这一刻就如同鸡仔般孱弱无力。

    “我说。”

    淡淡的声音,在这一刻响起,如同高居九天的天帝,在向着凡间发出宏伟之声。

    闽南陈颤栗,前方的掌指消散,他看向下方。

    十八载天才少年,背后依然龙凤环绕,时空错乱,帝影护体,这幅卖相,便已是令人生畏,恐惧至极。

    “谁给你的勇气?”

    “区区金丹,就敢打碎我大林宗阵法结界,闯入这里?”

    少年的声音,如同雷霆在轰鸣,震得闽南陈身躯连颤,也是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

    他猛地一声大吼:“逃!!”

    然后,一巴掌狠狠拍在身下碧玉葫芦上。

    “嗡!”

    碧玉色的葫芦,瞬间暴涨,达到百米,绽放出了璀璨晶莹的光芒,化为一道光,就向着结界外奔袭而去。

    但也在这时,八卦台上的江流又动了。

    其伸手一抓,天空再次被大掌遮天蔽日,浩荡的能量镇压一切,几位雷吉宗长老连反应都来不及,便被这大掌拍中,狂喷鲜血,从剑上坠落而下。

    而闽南陈身下的葫芦,更是瞬间便被巨掌的大拇指与食指捻住,再也无法动弹。

    “嘶嘶嘶嘶!”

    闽南陈狂吸气,恐惧到了极点。

    他反应迅速,大掌拍在自己胸口。

    “噗噗噗噗!”

    一连就是十八口鲜血,喷在葫芦上。霎时,碧玉葫芦光芒更晶莹,更强盛了。

    “血祭之法!”

    “给我跑!”

    闽南陈大吼。

    但紧跟着就在下一刻,那捻住葫芦的手指,轻轻一捏。

    “咔擦!”

    闽南陈倒吸一口气,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葫芦,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