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突变
    担任长老的职位后,对江流来说,日子过得与以前并没有多少区别。

    大林宗全体上下,在这十八年来,实则对他都挺不错的。这其中的原因,自然也很简单明了。

    他的外公,是上任掌教,他的父亲,是这一任掌教。再往上追溯,每一任掌教,实则都能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他外公的父亲,就是他外公父亲的岳父。可以说,整个大林宗,实则就是一种家天下的传承制度。

    他,江流,就是实实在在的皇太子,有着优秀的掌教血脉在血液里流淌。

    天生,他就拥有着合法的大林宗掌教继承人资格。

    “让我算算,我这位父亲大人,是第几代目来着?”

    “七代目?不对不对,是八代目。”

    江流掰着手指头算着。

    大林宗距今已经有千年的历史,当然,其发祥地并不是在大荒山,而是听说在距离大荒山无尽遥远的某处地带。

    历任掌教一代代迁徙,传承,到五代目时,方才定居大荒山,然后发迹,慢慢发展起来。

    直到今日交到自己父亲手里,全宗上下,拥有着七座山头,数千人口,可称得上是大林宗最辉煌的时刻。

    而这一切的起源,在江流看来,只不过是源于些许三流的秘籍。一本修行灵气的功法,几本五行法诀,数本简陋的剑诀。

    别看这些秘籍功法都是三流水准,但却是实实在在的修行之法,能够踏入修仙之路。

    可以这样说,功法,秘籍,经书方才是修仙界最珍贵的东西。拥有了他们,就拥有了无可计数的财富。

    “说起来,我那位父亲怎么出去七天了,还没有回来?”

    江流几乎不用数,就得出了具体的时间。

    他有四天没去剑坪了,起伏的审美观也恢复了正常,而之前则是连续去了三天,加起来就是七天。

    连续修炼了四天,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灵气,又充沛了一些,江流心情微微轻松。

    “即便不会修行什么剑技,法诀,但只要我真元够深厚,也能够以势压人。”

    推开小竹门,江流拥抱着麒麟峰的新鲜灵气,心情不由得更加美好。

    “真是安静,而又悠闲的美好生活。”

    比起前世嘈杂,忙碌,充斥着汽车尾气的世界,他更喜欢此刻这个空气清新,又闲散的修仙世界。

    依照以往得来的理论来说,只要不下山,他就是安全的,日子也不会有丝毫的波澜起伏。

    脑海中这样的想法刚落下,江流就看到几道流光,倏然飞逝,从山门结界处,冲向了宗门之内。

    伴随着那流光飞掠,留下的还有一连串的殷红的鲜血。

    “又有人受了重伤,逃回宗门了。”

    不远处,守山弟子摇着头,叹息说道。

    江流面色严肃,闻言点了点头。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危险,这样的情景,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目睹。

    也好在修仙界疗伤手段神奇,只要不是致命伤,都能够从鬼门关抢回来,否则大林宗的死亡率,可以说直线上升。

    这些年他也看明白了,即便是在大荒山范围内,每一宗门,也都像是个小国家一般。

    表面和平,内里却是纷争不断。

    而且这纷争,都是真刀真枪的干仗,动辄就是鲜血溅三尺远,血腥无比,真实无比。

    人与人之间尚且如此,更不用说,隐藏在大山灵泉深处的各种妖物,精怪类。

    就连前世中流传甚广的河神,山神一类,在这个世界都不是什么和善的家伙。

    它们向凡人索要祭祀,都是活生生的婴儿,生命,残忍无比。也只有修仙者,才能与他们抗衡。

    正想着,江流望着天空,眼神忽然凝住,面色之上的严肃也更深了一分。

    “咻咻咻!”

    接二连三,数道剑光从山门结界处冲入,抛洒下大片鲜血,急迫而又弥漫着一丝紧张的气氛。

    忽然,其中一道剑光之上,光芒散去,一头宰了下来,撞击在不远处阁楼上,发出轰的一声炸响。

    江流瞳孔收缩,心中生出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奇怪,以往没有过这么多师兄都重伤啊。”

    守山弟子都是疑惑道,话语中包含着一丝颤抖与紧张。

    各个山峰之上,长老们都走了出来,凝视着空中,表情此刻都变得凝重而又严肃。

    甚至,天枢峰上的大长老祖崇,神情之间更是多了一丝冷峻。

    江流找了个更高的平台,向着山门结界望去。大林山山门,位于天枢峰的不远处,从刚才开始,剑光几乎是不停顿的呼啸而入。

    一道道剑光冲进来,不过短短数十呼吸的时间,竟然已经冲入了二十多道身影。

    “师兄们都回来了。”

    “怎么回事?大半都受伤了!”

    “天哪,那是古长老,他也受伤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看到一道道冲入山门,显现身形,露出惨白脸色,以及鲜血染红胸前衣襟的长老后,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肃穆,紧张夹杂着一丝恐惧的情绪,在这一刻蔓延开来。

    就连江流,此时也是瞳孔收缩,凝重的盯着天枢峰。

    种种迹象,都表明着有大事发生了。

    “老家伙呢?他前些天出山,是否就为了这件事?”

    江流忽然想道。

    “咻!”

    锐利的破空声猛然响起,一道比之前任何剑光都更要璀璨的流光飞射而入,紧随其后,又是一道剑光冲入。

    “掌教!!”

    看到冲进来的这道身影,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再仔细一看,只见大林宗掌教江宁,此刻全身染血,一张原本成熟俊俏的脸孔,苍白的如薄纸。

    他的怀中,抱着奄奄一息的王冲,身侧则是宗任长老。

    其一张脸孔之上,表情更是如滴水般的阴沉。

    “掌教,发生了什么?”

    大长老祖崇身形一闪,来到他面前,当看到江宁身上的伤势后,又是面色一变。

    “遭遇了强敌。”

    “我不是他们对手。”

    江宁话语很短,却表达出不好的讯息。

    赶过来的长老,听到这话,表情都是一变,眸子不经看向了山门结界处。

    “他们追来了吗?”

    祖崇问道。

    “就在山门外!”

    江宁吸了口气,凝重道。

    然后,他又是四处扫了眼。

    “把江流叫来,我有事情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