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强者之威
    剑坪上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黄粱一脸的亢奋,双眼中饱含战意,男女弟子们一脸期待,外加敬仰的盯着绝世天才江流师兄。

    江流面上带着微笑,一副和善,和蔼的表情,让弟子们感到如沐春风。

    气氛很安静,外表看起来也很和睦。长老与弟子们,相处十分融洽,非常愉快。

    莫难言都快笑喷了,使劲憋着笑,很是期待接下来,这位江长老会怎样出洋相。

    事实证明,世界是需要憨憨的,更需要一位战力出众的武痴师弟。

    “黄师弟,你确定要与我比试,切磋吗?”

    “要知道,师叔我的天赋,可是远超于你,虽然比你还年轻十多岁,但修为却已经超你一个境界。”

    “即便是在剑诀,法术的修炼上,我也同样天赋惊人,达到了你难以想象的境界。”

    江流终于开口了,他的话语很平稳,说着分外装逼的话,却给所有人一种极其自然的感觉。

    就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这也让弟子们的目光更加敬仰了。

    “江师叔太厉害了,不但修为惊人,就连法术,剑诀上,也是超凡脱俗啊!”

    “就连黄粱师兄,都难以想象的境界,那是什么境界?”

    “更加期待他们的切磋了呢!”

    一片低声交流,传入江流的耳中,让他目光微闪,随后则是依旧笑眯眯的盯着黄粱。

    鼓起勇气的黄粱,此刻却有些犹豫了,外界传言江流天赋惊人,修炼速度更是飞快。

    这样的人简直完美,自己真的会有希望吗?哪怕对方压低一个境界,自己又能胜过对方修炼到高深境界的法术与剑诀吗?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黄粱有些犹豫了。

    讲道台上,江流脸上的微笑更深了。

    怂一点,再怂一点啊!不然,这个比他可就要装破了。

    但紧跟着下一刻,黄粱就仰天一声大吼,表情视死如归:“我决定了,师叔,我要继续挑战你!”

    “纵败,我亦不悔!”

    “就算此后修行路上,道心被损,我亦要与师叔你一战!”

    江流面容一滞,双眼眯了起来。

    惊人的战意啊!甚至,他都看到了对方衣袍在猎猎抖动。

    “既然如此。”

    表情变得无奈,江流缓缓站起,右手握在了腰间的长剑剑柄上。

    他已经进退两难了,面对比自己低一个境界,还低一辈的弟子,如果不应战,必定会被众弟子嘲笑,怀疑,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形象,更是会轰然崩塌。

    这,对他继任掌教,是极其不利的!

    就在这时,脑海中忽然有一道声音响起。

    “被动,强者之威觉醒(可成长)。”

    “强者之威,弱者当畏,此技能在宿主凝神,专注之时,会对周围低等级之人,形成威慑。”

    江流愣了下,然后面上微微严肃的表情,再次变换为了微笑。

    他的被动,又觉醒了。

    “黄师侄如此要求,那师叔就只能赐教赐教你了。”

    话语一落,他的目光顿时凝铸在黄粱身上。

    一股可怕的,令周围女弟子骤然色变的气势缓缓升腾而起,可怕的威严在这一刻浩浩荡荡席卷向四方。

    空气中出现了一道道扭曲的涟漪,在缓缓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波纹触及到的弟子,都是在这一刻悚然色变。

    “好强大的威压!”

    “像是被石头压在了胸口。”

    “是江师叔吗?太强了!”

    弟子们这一刻纷纷震惊,这股气息,令人惊悚,更是让他们感到震撼。

    从来都只听过气势威压之说,但此时却是第一次感受到。

    莫难言这一刻更是面色一滞,胸中如压了一块石头。华飞云面色凝重,死死盯着江流。

    而身处威压中心的黄粱,这一刻更是浑身都颤抖了起来,他的心中纷乱如麻。

    “气势,太强了!!”

    “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我连动都动不了。”

    “这样的我,根本就没有希望胜过师叔啊!”

    “完全没有胜算!”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渗出,黄粱僵在了那里。

    但让他心中绝望的是,这股来自江流的压力越来越大了,他甚至都难以站稳,双膝都在发颤。

    他看到江流右手握在了剑柄之上,额头的汗水滑落而下,滴答在地面,摔成花瓣。

    江流从讲道台上走下来了,面上的微笑,在他眼中有些冰冷,威严在这一刻更强烈了。

    “扛不住了啊!”

    黄粱心中嘶吼,他的双膝在剧烈晃动,差一点就要跪下。

    就在这时,众人头顶一道流光飞射,转眼来到江流身旁。

    “江长老。”

    江流一愣,身上的气势威严顿时散了,在场的诸多弟子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邱长老。”

    来人正是邱林,他面上带着笑,奇怪的看着江流。

    刚才那股气势威压,他自然也感受到了,十分强大,就连他心中也有些颤动。

    相比他,这些弟子显然就更不堪。

    “这是在做什么?气氛如此紧张?”

    邱林疑惑的问道。

    “黄师侄,想要找我切磋,我正想下去,与他较量一二。”

    江流淡淡笑道。

    听闻此言,邱林面色一沉,立刻一声吼:“乱弹琴!”

    他猛地转身,双眸盯住黄粱。

    “胆子真大?敢挑战长老!”

    黄粱全身一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慌忙大叫:“弟子不敢!”

    江流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邱林冷哼一声,然后转过头面对江流,又是换上了一副笑容:“江长老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我特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江流眼睛转了一下,然后将邱林拉到讲道台上,在其耳边轻轻出声:“关于掌教之位,不知邱长老考虑的如何了?”

    邱林全身巨颤,眼睛瞪大,口中不断吸气。

    该死,这小子竟然还没放弃这个幻想吗?

    “我觉得很有搞头,等我当了掌教,便让你担任大长老职位,权力更大,地位更高。”

    江流又许下天大的好处。

    “嘶!”

    邱林两只眼睛瞪圆。

    “不可,绝对不可,江长老休要再提此事!”

    “休要再提啊!!”

    然后,他背后剑光一飞,整个人立刻化为一道光瞬间远去。

    江流看着邱林远去的光,面上遗憾:“可惜啊!”

    他再次转头,面对众弟子,尤其是黄粱身上,更是多停留几秒,后者顿时哆嗦了一下,心生寒意。

    就在这时,天空几道剑光一闪而过。

    “嗯?老头子离开宗门了,这是要去哪里?”

    江流微微一怔。

    这几道剑光中,有一道正是他的父亲江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