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修真小说 > 求掌教下山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你不要搞我
    两位弟子瞪大眼睛,完全没料想到,堂堂筑基期的江流,会这样回答他们。

    但场面,早已经被江流掌控,一晃神的功夫,其他女弟子已经站了起来,小脸红扑扑的提问着一些在他们看来,再简单不过的修炼问题。

    “可恶啊!这些女弟子,都只是为了跟他搭话而已!”

    “渣女!都是渣女!”

    “不就是修为高了点,长得比我帅了点吗?她们就这幅模样。”

    男弟子们心中更加嫉妒,恨得牙痒痒,牙齿咬得嘎嘣响。

    “华飞云,你不是说一直想要挑战他吗?如今,他入了筑基期,可还有勇气?”

    就在这时,剑坪讲道台西北角位置,一名男弟子低声问旁边的男子。

    男子剑眉星目,模样俊秀,眉宇间有一丝冰冷孤傲气质,他就是华飞云。拜在大林宗二长老田中门下,也是除江流外,天赋最佳的弟子,俗称大林宗二师兄。

    如果没有江流,大林宗最佳弟子,必定非华飞云莫属。他不但天赋上乘,更是性格坚毅,简直就是修炼一道上佳的天才。

    只可惜,既生瑜,却又生了亮。当江流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华飞云被死死压住,无法绽放光芒。

    但即便如此,天才弟子华飞云,依然不骄不躁,努力的修炼,如今已经是炼气十层,距离筑基期不过一步之遥。

    “你想要让我挑衅他?莫难言,你是否打错了算盘?”

    华飞云冷冷道。

    他双目凝视着讲道台上的江流,眼中平静,看不出任何情绪。

    自对方诞生以来,便将天才,人杰,优秀等褒义的词汇包圆了,任何夸赞话语具体形象,几乎都能在对方身上找到。

    这样一个人物,简直就不像是人间能寻出的。

    华飞云一度为之倾倒,早期还有攀比之心,心生不服。但随着时间流逝,他今年已经三十有二,修道二十三年,方才堪堪踏入炼气十层。

    但对方呢?八年!八年就筑基!

    这样骄人的成绩,让人绝望。

    甚至,华飞云都心生纳闷,如这般修炼天才,怎么会出在大林宗,大荒山这样的偏僻之所。

    是的,偏僻之所。

    他很清楚,什么祖龙脉,什么灵气充沛之地,完全就是宗门宣传招生的吹牛比之言,完全不可信。

    这个世界太大了!大林宗,不过三流水准!大荒山,也不过是整个世界的一处偏僻之地。

    但,就是这样的穷山恶水之处,竟然诞生了一条真龙?!

    “华飞云,你应该很清楚,方才那位师弟口中所说,并非空穴来风。”

    莫难言嘿嘿一笑,低声说道。

    他是大林宗的三师弟,修为在炼气九层。与广大男弟子一般,对江流恨得牙痒痒。

    因为他爱慕的女神,现在就俏脸通红,一脸花痴样在看着江流,连一眼都舍不得离开。

    这样的耻辱,谁能容忍?

    “那又如何?”

    华飞云冷哼道。

    “如何?这件事可非同一般啊。堂堂筑基期的长老,却不会使用任何法术,剑诀。”

    “那样的话,他的战力,比起我等炼气期弟子,又是谁高谁低呢?”

    莫难言笑道。

    “若是他真不会使用术法,剑诀,那么只胜在真元量上,其他方面,或并无长处。”

    华飞云淡淡道。

    “这就对了,如果我们这位天赋异禀,异象伴身的江大师兄,哦不,现在是江长老了,以筑基期的修为,败给炼气期的弟子。”

    “那结果会如何呢?”

    莫难言笑的很奸诈,有些阴狠。

    “即便真的不会,以江师兄天赋,也很快会习得,耍这样的手段,我耻于与你为伍。”

    华飞云冷哼一声,转过脸去,再不搭理对方。

    莫难言摇摇头,眼中带着遗憾,这里以修为来说的话,华飞云是最有希望成功的。

    至于他,他可不会轻易出这个头。

    但让两人下一刻就瞪大眼,为之惊讶的事情,突然就发生了。

    “江师叔,我要挑战你!!”

    弟子群众,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猛地传出,撕破了空气,也打断了女弟子们莺莺燕燕的话题。

    江流愣了下,抬起头看向人群中站起来的男子,顿时为之一怔。

    身为曾经的大师兄,如今的江长老,他居然没认出此人是谁。

    “他是谁?”

    毫不犹豫的,他扭头问旁边的漂亮女师侄。

    “江长老,他是五师兄,黄粱,是个武痴呢。”

    女弟子听到他问,顿时笑盈盈的道,两只眼睛秋波流转,恨不得看到江流的衣服里面去。

    “听说黄师兄的五行法诀都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了呢,威力十分强大。”

    “剑诀也很厉害呢,我那日看到黄师兄一剑削平了一块大岩石。”

    “他身法厉害,黄师兄可以在铁索桥上飞跃,而铁索桥丝毫不动。”

    “就是人长得丑了点,还是个光头。”

    顿时,周围女弟子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将黄粱的信息如倒豆子般全部倒出来。

    江流听了,却是心中咯噔一下。

    “炉火纯青?削平岩石?飞跃铁索桥?”

    “这么厉害?!”

    顿时,他就是倒吸一口气,这可了不得啊。要知道法诀类,分为初窥门径,略有所成,融会贯通,炉火纯青,神乎其技,登峰造极,出神入化。

    能够将一种法诀习练到炉火纯青,那不单单要靠毅力,还得有天赋。这黄粱真是了不起,要知道,他的所有术法,剑诀,就没有一种过了初窥门径的。

    但表面上,江流依然是眼神平静,脸上带着一丝微笑。

    “黄师侄,我很欣赏你对于修炼的执着与坚持,但是,我已是长老。”

    顿了顿,江流在长老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并且,修为境界也已经是筑基期,以大欺小,不是我愿意做的。”

    “这样对你很不公平。”

    话语含笑,但却带着丝丝压迫力。

    黄粱闻言顿时一滞,然后下一秒,他就咬牙喊道。

    “那江长老,将修为压制到与我同一境界就好啦。”

    “我知长老是绝世天才,当世人杰,我必不敌,但就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战意,想要与长老切磋。”

    一段话,震惊整个剑坪,许多女弟子都瞪大了眼睛。

    “黄师兄好勇气啊!”

    “没想到,他这么有男子气概,让我刮目相看。”

    西北角位置,莫难言张大嘴,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他立刻转过头,就想看江流出丑,却发现,对方依然是一脸微笑的模样。

    “真能沉的住气,我看你接下来怎么装。”

    而此时,江流的心中,四个字一顿一顿的也是吼了出来。

    “窝!草!”

    “尼!玛!”

    “哪来的这么个憨憨啊!!”

    “你不要搞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