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薄小说 > 其他小说 > 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完美主妇(一)
    苏如媛想错了,好不容易挣脱开凡人肉身桎梏的浩君神君没有那么想不开去寻苏离。

    寻到的结果便是你死我亡。

    以他现在的情况,冲上去就是去送人头。

    可是他快速的压下了想起苏离的一丝异样的感觉。

    凡人之身,对他的影响有些大。他直接将凡人界所有的记忆抽离,封禁在识海的最深处。

    只是雁过留痕,心里深处仍旧留下了不深不浅的些许痕迹。

    浩君神君想了想,费了点功夫寻了一处隐蔽之处,专心恢复身上的伤势,再做其他打算。

    悠悠千年时光一晃而逝,浩君神君似有所感的从修炼中苏醒。

    他仰头看向虚空,感知到某道气息的离开,悠悠的叹了一口气,也跟着消失在原地。

    千年的时光不足以让他恢复身上全部的伤势,却也恢复了四五层。

    虚空被撕开一个通道,浩君神君一脚踏入其中,只是犹豫就在一瞬间,他紧蹙的眉眼中有过瞬间的挣扎。

    那只踏入的脚又缓缓的收了回来,临时的时间通道闪烁了一下,眼看着就在面前奔溃,浩君神君始终都垂头站立在原地。

    宇宙中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不知道那道身影站立了多久,让人误以为他化作陨石与宇宙合为一体了。

    又好像时间才仅仅过去一瞬。

    “神劫临身啊”

    原来他主动投入情劫,妄想以此蒙蔽过关,果然是草率了。

    那道熟悉的气息又去了哪里呢?

    浩君神君闭目凝神,心神一动,转过身寻着相反的飞身而去。

    重新恢复意识,原主的记忆便迫不及待的传输入苏离的脑海中。

    等翻阅过记忆之后,苏离总算明白了原主那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从何而来的了。

    看过原主的全部经历之后,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那便是完美主妇。

    人到中年,原主应该活成了所有女人梦想中的那副样子。

    与丈夫从校园到婚纱,一起携手创立了公司,以远超于大部分人的速度,在三十岁的时候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而如今她刚好四十岁,与丈夫相知相识二十载,今年刚好是两人结婚十八年。

    夫妻恩爱,事业成功,儿子孝顺,学业有成。

    圈子里只要提起模范家庭,大家想到的只有原主一家。

    这样的人生,原主妥妥的是人生赢家。

    可就在原主沉浸在美满的婚姻家庭幻想中的时候,她的人生就跟转了个弯,垂直的跌落向下,朝着诡异的方向奔跑飞腾。

    一想到那些,原主的记忆中全是惊惧跟害怕。

    寻常人遇见诡异之事,连寻求帮助的源头都找不到。

    她突然就怀孕了。

    不是她丈夫的。

    按照孕育周期算,她受孕的时间正好是她丈夫公事出国的那段时间。

    别误会,她并没有背叛自己的家庭跟丈夫。

    原主敢肯定,她既没有跟人厮混,也没有被人算计,这段时间她甚至都蜗居在家。

    可偏偏她就是怀上了。

    没等她慌张的想要探求真相,最坏的是她的丈夫竟然第一时间就知晓了。

    他以此为由向原主提出了离婚,因为原主身为过错方,在财产分割方面几乎没有什么优势。

    而原主瞬间便成了所有人唾骂的对象,知晓的人都觉得她不知好歹。

    明明有那么好的家庭,却仍旧不知足。

    原主百口莫辩,挺着微凸的肚子,就连她的父母亲人都在谴责她。

    面对儿子失望厌恶的眼神,家人朋友责怪的态度,以及心爱的丈夫决绝冷漠的模样,原主完全接受不了,精神完全崩临瓦解。

    她疯了一样冲进医院,要求医生将胎儿打掉。

    可最恐怖的是,那个胎儿就好像在她肚子里生根发芽了一般,不管是药流还是人流,除了将自己的身体弄得伤痕累累,一点用都没有。

    午夜之时,她甚至依稀能听到肚子里那个胎儿桀桀发出的嘲笑声。

    她从一个优雅貌美的贵妇人成为一个有自残倾向的疯子仅仅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迷幻中,她看到了肚子里的东西撕裂了她的肚皮爬了出来

    然后她死了。

    死在了自己小小的公寓里,自己用刀划破肚子失血而亡。死得极为不体面。

    她死后好几日才被人发现,尸体都臭了。

    大家都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好好的家庭被造成这样,很难不让人不惋惜。

    可是,所有的一切她都没有做过呀。

    也许她根本不是怀孕,而是那个怪物钻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此时,苏离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

    墙壁上的挂钟哒哒的转动着,凭着苏离的视线,在浓郁的黑暗中仍能分辨出,表面上显示着凌晨一点整。

    手边上放着一个电视机遥控器,跟一个录像机遥控器。

    显然,原主在沙发上睡着之前她正在观看影片。

    只是对面的电视机黑漆漆的,也不知何时自己关闭了。

    静悄悄的夜,弥漫着一种让人不安心慌的气息,像是黑暗中藏匿了一只可怕的怪兽,正在贪婪着盯着你,正准备伺机而动,一口咬住你的脖子。

    房间内的温度一寸寸的凉了下去,手臂上生理性的起了鸡皮疙瘩。

    突然,房间内的灯被“啪”的一下打开。

    房间内一下被明亮的灯光照得通明。

    “妈,你怎么还没睡呢?”是原主的儿子武周。

    他的语气中带着被微微吓到的不满,视线从墙壁上的挂钟上扫过,皱眉道“都凌晨一点多了,你还不睡,小心明天脸上长皱纹哟。”

    “都说让你不要等我了,我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

    武周快速的换了鞋,径直的朝房间走去,“妈,我先去洗澡了,你赶紧去睡吧。”

    苏离挑了挑眉,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讲,便宜儿子就一阵风似的跑来了。

    跟原主记忆中的孝顺儿子感觉对不上呀。

    在原主的记忆中,自己的儿子自然是千好万好的。

    可就刚才照面的短短片刻时间,十六岁的少年虽然掩饰得很好,可眉眼间不经意的不耐烦跟不喜仍旧能让人轻易察觉。,,网址  ,